往事不堪回首

自勉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

那些平时喊着“大大你写什么我都喜欢”的读者,言下之意是让你多写点这个CP,不是真的你写什么都行,同人作者就不要妄想拥有...

注意

这个已经是一个废号了……不更新不产出,通知已关闭,我连黑名单都清除了,只用来回复子博客和收私信,所以请不要再关注这个号,之前关注的就取关吧。 
YOI淡圈,目前在凹凸和小英雄里混着,yoi粉可以取关我。

今晚心情有点差呢....emmm还是舔可爱的轰出吧...!!

我要反思,以前品行不好现在感到极度惭愧

AOzero:

分享些我目前为止都很相信的吃粮产粮……不知道啥(x
大部分是我自己总结的(x

1)点开了自己不喜欢吃的,默默右上角关掉。如果不好受了,去找些好吃的缓解一下。不要直接朝作者抱怨。实在想吐槽,私下找亲友,不要开群,发说说,发带tag的lof博文,等等。

2)看到写得再ooc,再傻再小白,再受不了的文,也……不要骂人。只要作者不是为了黑cp而写,那作者都是因为爱才写的。这是一种分享爱的行为,出发点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实在看不下去,要么关掉,要么实在想管,那就多做做科普,不要骂人。
谁都有黑历史的时期,谁都有写什么都很水的时期,没有人...

【搞笑】多写了三五篇(毁语文课本系列之一)

林朵:

声明:


(1)此文根据叶圣陶老先生的《多收了三五斗》为基础改编;


(2)谨以此文向坚持奋斗在冷CP圈的写手们致敬。


(3)通篇超级恶搞瞎扯淡,慎入。


---------------------------------------------------------------------


同人网站的登陆接口上,横七竖八地挤着写手们的个人主页,主页列表里排的是新文,把页面内容排的很满。稀稀落落的好友列表和最近访客零散的围在页面边角,一漾一漾地,填没了这主页留白的空隙。个人主页外是迷妹们挤的满满当当的公共论坛,热门电影区就在电影分区...

【杂谈】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

林朵:


入同人圈后加过若干QQ群,今天正巧打开列表,发现大部分QQ群都已无人发言,有几个甚至因为成员间的冲突自行解散了。

不禁有些感慨,当初的群是多么热闹,群里的朋友是多么要好……

等等,用朋友这个词好像不太恰当。

毕竟,当初大家相聚的理由,仅仅只是因为萌上了同一对CP而已。

这样的关系可以称作同好。

但同好和朋友这两个词,没法完全画等号。

请别误会,我无意贬低因萌同一对CP而生的情谊,事实上,许多伟大的情谊都是源于共同的爱好而生。但换个角度想想,在这个世界里,与你某一爱好相同的人恐怕以千万计,而你与对方也只是正好在网络上的某个角落相遇,这和因为正好住在同一个社区、分到同一个班级读书,进入同一个公...

一個簡陋的短評感想

我我我我!!!人生第一次收到文评!!激动,能够被喜欢真是太好啦!!能感受到这种一个家庭所带来的期待激动还有生活的磨合那就太好啦!!!开心到语伦次的我【】

每天放弃自我的阿乖:

 @安居  太太抱歉打擾了請接受我的表白和抒發。


嗚嗚嗚嗚,我仿佛看見兩個笨手笨腳的新手爸爸努力適應兩個小鬼頭慌亂的模樣,可能會半夜不放心地爬起來查看孩子們睡得如何,會到處蒐集照顧、教養的各種知識,會被孩子突然的身體不適而驚慌失措,也會為了孩子倆臉上真心燦爛的笑容感到發自內心的滿足,想像他們聽見孩子說出口的第一個字會是如何的喜悅,除了不爽其他的情緒很少外露的尤里壓抑自己的...

@火火_九本  亲亲勤奋的火火女神😚😚上次写过孩子视角,这次就写父母视角吧【 @🌟天下大雲 你什么时候产粮啊敲打!

【情话姊妹篇】

 亲爱的尤利娅:
       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恭喜你,你已经18岁了,希望18岁的你能够一直快乐下去,在今天,你已经是个大人了,不再是个小孩子,你将要独立,将要步入社会,将要接触你所未知的事物,请不要害怕,如果想要寻找一个好榜样,我相信你所爱之人是个好选择。
       我的文笔不好或许很难表述出我的真正想法,所以不要生气好吗?这封信写在接你和提拉来这个家...

  @火火_九本  😚😚女神 

      勇利发现对方有一个很可爱的习惯,当他们亲昵的时候,韩国青年喜欢从背后拥抱自己然后把下巴搁在他的颈窝处,偶尔还会像小狗一样用鼻头轻轻蹭那片敏感的皮肤,有时候勇利还会听到细微的吸气声,这一系列的小习惯让他想起对方家里那只其实很爱撒娇的大型犬。
  “承吉很喜欢这样呢。”他在对方怀里翻了个身,面对着恋人,故意皱起鼻子像初生的小狗一样寻找令人安心的气味,“像小狗狗一样的。”
  他还想在调笑一下对方,却不料温热的腰窝突然被覆上一层冰冷,勇利赶紧捂住嘴巴,以免自己发出什么奇奇怪怪的声音,他只好用眼...

  有好几次他都遇见了李承吉,在公园里,在咖啡厅里,在街道上,胜生勇利不得不去思考在韩国这种地方能相遇那么多次的几率,再过两个星期他就会回圣彼得堡,这一次来韩国不过是因为他要参加一个比赛并且还有一个滑冰交流会,至于休息,是顺带的,用维克托和雅科夫的话来讲就是,如其拼命练习还不如趁机散心调整状态。
  维克托同样也忙着参加比赛,因此这次的韩国行是由雅科夫负责的,想起看起来严肃的教练,勇利倒是觉得满意极了。
  他再一次在冰场附近的公园里漫无目的地逛着,现在还不是假日,公园里没什么人,偶尔会有一家人牵着可爱的宠物狗路过。
       ...

© 废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