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请走→甜橙和柠檬水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了然于心

今天和群里玩的all立花三十题。

【松萤】日记中全是关于你的事情

松冈有一个日记本,但是其实他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然而日记里却写满了很琐碎的事情,包括今天吃了什么,和别人聊起了什么,就连松冈自己也觉

得很不可思议,他突然兴致大发,把自己的日记本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

“今天和立花一起吃了午饭,原来立花也会有挑食的时候,哈哈。”

“今天和立花还有雪村一起去看了电影,立花根本不怕恐怖片嘛,真是意外。”

“今天下雨没带伞,回家的时候碰到了立花,立花身上有种很好闻的味道。”

松冈翻着翻着就不想再看下去了,眼泪滴滴答答的,字迹被泪水打湿,变得

模糊一片,松冈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日记本里满满的都是立花萤,他擦干眼泪,恍惚想起下个星期要参加立花和雪村的婚礼。

“真是可惜呢,对吧,萤。”

【雪萤】面对着你就几乎无法压制冲动

自从雪村和立花确立了恋爱关系之后,雪村总会天天都会做出极度亲密的

举动,立花也会天天不出意外地一边红着脸,一边对雪村进行说教,小情侣

无时无刻都散发着一股恋爱的酸臭味,刚好又在大家面前做些小动作,被春

树毫不留情地吐槽了一番,雪村却反而得意地抱住了立花,无视怀中人那红得快要熟透的脸,讨好地说:“你不懂,面对着立花根本不可能按捺得住嘛?”

【春萤】凝视着你的双眼

立花望着窗口发呆,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立花觉得最近自己的听力又变得更敏锐了。

“春春树,你来啦。”她笑着转过头,看着进来的人说,而后者则是皱了皱眉,散发着我很不满的气息,“拜托,说了多少次了,穿上外套,会感冒的笨蛋!”有点生气地走过去,动作却温柔地为立花萤披上了外套,“嘿嘿,谢谢春春树!”立花拉住春树的手,果不其然,春树有点害羞地撇过脸,“啰嗦!”,柔和的春风从窗户吹了进来。

“春春树,今年的樱花开得灿烂吗?”立花突然问道,视线停留在外面的樱花树上。

“......很灿烂。”春树沉默了一会,凝视着立花已经变得无神的双眼。

“春春树?”

“让我成为你的眼睛好吗?”

【松萤】不同的着装风格

松冈和立花约好了今天一起去看电影,其实也就是去约会,他特意提早了20分钟去到约定地点,期间不停地看着手表,手心微微沁出的汗暴露了他的紧张,毕竟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立花怎么还没来呢?”松冈看着手表,已经超出了约定时间很久了,心想立花并不是那种会迟到的人,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松冈!对不起我来晚了!”立花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没事。”松冈松了一口气,却又在看清楚了立花的打扮时彻底红了脸,“萤、萤你怎么?!”。

“唉?”立花有些尴尬地扯了扯身上的裙子,“那个鼎知道立花要去约会,所以就帮立花换了个风格......很奇怪吧?!立花立刻回去换!”,“没有没有!”松冈一把拉住想要逃离的立花,脸变得通红,犹豫了一下小声地说:“是太可爱了......”

这根本就是犯规了吧,他无力地捂住了脸。

【鼎萤】狗尾巴草

立花生日的那一天,在外国的鼎送了她一条裙子,很奇怪,礼物盒里还有一些绿色的看起来蓬蓬松松的的植物,立花看着可爱,却又不知道这些叫什么名字,一旁的雪村解释这种是狗尾巴草,“唉......狗尾巴草啊,好奇怪的名字。”,“嘛,不过很可爱不是吗?”松冈露出意会的表情,手里拿起摇摇晃晃的狗尾巴草。

之后立花每一年的生日,鼎都会送给她狗尾巴草,立花不知道其中有什么含义,直到有一天鼎发了一张她男朋友的照片时,立花才发觉,那是一种像是要失去什么的不安。

“松冈,狗尾巴草有花语么?”

“有哦,是暗恋。”

【雪萤】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嘛,要说透有什么不好的习惯就是每次都从后面抱住正在做饭的立花啊。”

“萤的睡姿不好,睡熟了会把我当成抱枕,抱得我死死的。”

“唉?!这样的吗?!不过透经常在公众场合偷亲立花,超级不好意思的!”

“有吗?萤每次洗完澡都会误穿我的衬衫,我觉得这是在明明白白地引诱我。”

“你们其实是在花式秀恩爱吧?真过分......”

评论(3)
热度(48)

© 断电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