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请走→甜橙和柠檬水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了然于心

【烟雨记事】颜花逝(1)怂书生张楚岚x身份不明冯宝宝,鬼怪乱神

码到一半就换成了小白的风格,第一次写这种类型,太苦手了,不如傻白甜,不如傻白甜。

食用注意:古代二设,鬼怪乱神,架空,人物ooc严重。

至于古风问题,我实在不擅长,所以就写成了很白话的那种了。

————————————————————————————

“这雨天怎么能如此烦人?”张楚岚拂了拂衣袖上的水珠,布鞋与长褂因在泥泞路上而沾染上泥渍,“罢了罢了。”他搂紧手中的书卷,若不是自身天资不敏,没有那过人的天赋,考取不了功名,也不会落得现在为生计而替人奔波的命。

 

这路崎岖不平,隐没于树林之中,听闻两边草丛还会常有猛兽出没,而这路的名为颜花逝,名字听起来也是十足的晦气,像是像是被负了情的美丽女子含恨而逝所积下的怨念。

 

张楚岚得了委托替人送画卷,从北苑村到锦集镇,路途之中是要经过这颜花逝,碍于颜花逝的声名实在让人敬而远之,但偏偏这奖赏颇高,张楚岚满心满眼里全是那高额的奖赏,便二话不说就接了下,结果过了那热子定眼一看才后悔不已。

 

“阿尼陀佛,佛祖保佑我。”张楚岚哆哆嗦嗦地抱着画卷,风雨袭来,寒冷彻骨,草丛里一阵哗啦作响,吓得张楚岚拔腿一跑,连油纸伞都顾不上了跑到不远处的破庙里头。

 

到了庙堂,张楚岚早已被吓得腿都软了,放下画卷,将散乱的干草堆在一起,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深山里猛兽出没,再行夜路只是嫌活久罢了。

 

“唉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摊上这个事儿。”张楚岚坐在火堆前,干着潮湿的衣衫,“哪怕拿了钱,也没命享福啊!”

 

山林里的野兽呜呜作叫,加上不时的刺耳乌鸦鸣叫,听得人越发心慌,火光照得庙堂的佛像光亮吓人,朦朦胧胧的阴影映得那佛像反倒似阴险的笑脸鬼怪。

“公子......”

 

模模糊糊的细柔女声传入了张楚岚的耳朵里,他顿时就僵了下来,僵硬地环顾四周,无人,只有风雨吹打。

 

“不是吧......”张楚岚一副快要哭的模样,“肯定是我太累了,出现了幻觉......”

 

“公子......”那声音这次变得极为清晰了。

 

张楚岚抬头一看,一个落魄却面容姣好的白衣女子站在了他的面前,嘴里还在叫唤着他,平时换在别的地方张楚岚还会心中暗喜自个儿艳遇了,但是在这种晦气的破庙里遇到,他实在是难以欢喜。

 

佛祖啊,你太不靠谱了。

 

“这位姑娘有事么?”张楚岚只好按兵不动,嘴皮子上的功夫他还是挺厉害的,“是遇上大雨了吧?需要与在下一起收拾收拾一下衣服么?”

 

“多谢公子了。”白衣女子坐在了他的旁边,嘴里不断地吹出香气,眉眼间波光流转,“公子这一相助,小女子不胜感激,不如......”

 

“姑娘,男女授受不亲,为了您的清白,在下也需要赶路了,就在此别过了。”张楚岚听到后立马义正言辞地说,天知道这个不如后面可是自己的小命。

眼看那女人要挨到他身上,张楚岚立刻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他刷得站了起来,装作冷静得将画卷拿好,幸好庙外风雨已停,张楚岚估摸着不要被那女人看出来才好啊。

 “在下就先告辞一步了,姑娘一个人也请小心一点。”

“是吗……以前也有好多人这么对我说过。”

“公子。”那女子的声音没有了刚才的温柔,声音里全是把玩的语气,“这么急,不留下来陪小女子么?”

 

“还是说——”

 

“——您嫌弃我了?”姑娘声音顿时变得凛冽凄厉,“你们这些臭男人凭什么嫌弃我!”

 

佛祖啊!就你长得那么凶残,不想嫌弃你都不行啊。

 

“救命啊!”张楚岚拔腿就跑,嘴里大喊着救命,心里想着有哪位勇士快来救他。

 

“有那么容易?!”女子化出白绫追了出去,速度迅疾灵敏。

 

“我去!”张楚岚根本跑不过那白绫,长长的白绫没一会儿便追上了他,紧紧缠在他腰上和脖子上了。

 

“饶了我吧姑娘,我......真没有嫌弃你啊。”天地良心,张楚岚被缠着脖子艰难地说,“我发誓啊......”

 

“哼,跑得挺快的啊你,就让你死得痛快一点吧!”白衣女子披散着头发漫步到张楚岚面前,尖锐细长的指甲轻轻地划在他的脸上。

 

眼看着那女子就要张开口吸食他的精气,张楚岚憋紧了气,试图挣扎,然而无果,长这么大,还没享福就先死在这妖女的手里,太倒霉了,张楚岚悲哀地想着。

 

“再见了公子,下地狱和那些负我的贱人一起吧。”

 

“你在干什么,老太婆。”一把毫无起伏的声音突然响起,白衣女子动作一顿,“谁?”

 

“与你无关。”白绫被撕裂,黑发女子站在了张楚岚的身后,散乱的发丝遮住了她的面容,手中的尖刀在月光的照射下泛着冷光。

 

“碰我的东西,找死。”

颜花逝(2)戳这里:http://lgy00.lofter.com/post/46ed95_c137cba

评论(5)
热度(11)

© 断电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