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请走→甜橙和柠檬水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了然于心

杏花村(二)怂书生张楚岚x身份不明冯宝宝,鬼怪乱神

【食用注意:古代架空,人物ooc严重,鬼怪乱神。】

 

 

 

身前身后两个完全是两个世界,张楚岚脑袋瓜一时间转不过来,“那个啥......宝儿姐,你能打我一下吗?”

 

冯宝宝闻声就是一巴掌,力度之大就差把人给拍飞了,“呜哇哇疼啊!这......真不是梦!”

 

“张楚岚你不是在发梦,放心。”那个花海中的黑发男子走到他们面前,“宝儿啊,辛苦你了。”

 

“你是?”张楚岚没想到这个人会认识自己,感觉自己走到哪儿都有人认识。

 

“我叫徐三,我和徐四等你好久了。”徐三带着他们穿过漫漫花海,粉红与鲜红交叠的花林里,不断飘落的花瓣迷惑了人的视线,如果不是极为熟悉这里的人,恐怕不用片刻便会迷路。

 

“跟紧了,这里的杏花精贪玩得很,如果迷路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张楚岚望着这些绚烂的落英,花香让他浑身都放松下来,刚才徐三的一番话才将他拉回现实,他暗下心惊,差点被徐三所说的杏花精的花香迷了心智。

 

张楚岚曾在某些古籍上匆匆看过,这世上有鬼,有妖,也有精,人死后心中积下的怨气不散便会幻化成鬼,而妖则是魔化的精,精本善良温和,乃是吸取天地之精华而成的灵体,物在灵在,然而只要心存邪念,变回魔化成妖。

 

只是这些不过是存在于久远的书籍之中,除了真正见过的人之外,世间大多数人都对此嗤之以鼻,如此虚幻的事物不信也是情有可原,如果不是张楚岚小时候真的遭过鬼压床,他也是不信这些鬼怪乱神。

 

“公子,不留下来陪我们玩吗?”几把甜软声音在花林响起,紧接着他们眼前便出现了几个如同手掌般大小人儿,墨长丝,粉罗裙,秋水眸看得人心痒痒。

 

“行了,今天有客人,你们就不要瞎掺和。”徐三无奈地挥手赶开她们,“别吓着人家。”

 

“三公子好无趣,还是四公子好玩儿,唉?这位姐姐我们从没见过。”杏花精们撇撇嘴,然后目光一移,像是发现了什么宝物,眼睛都要发亮了。

 

“姐姐好生漂亮,可以陪我们玩吗?就一会儿。”杏花精纷纷围在冯宝宝身边飞来飞去,甜腻的声音听得人心里发软。

 

“不要。”冯宝宝毫无余地地拒绝她们,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唉唉,我来陪你们玩呗?”张楚岚虽说有些害怕,但是那杏花精生得可爱动人,饶是谁也抵抗不了请求。

 

“嗯?”一只杏花精打量了一下张楚岚,然后带着其他杏花精消失了,只留下淡淡的声音,“唉,我们好累啊,公子先告辞了。”

 

等等?!累你个奶奶的腿啊!那鄙视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现在的杏花精竟都是如此的势利?世态炎凉啊......

 

要不是那几只杏花精跑得快,张楚岚恨不得把她们抓起来做杏花羹。

 

“到了。”

 

张楚岚只顾着心里嘀咕,闻声才定眼一看,前方是间看起来极小的木屋,屋顶上布满花瓣,看起来毫不起眼,跟着徐三进屋里,张楚岚却发现这小木屋大有玄机,竟是越入越宽敞,书房,房间,大厅等等一应俱全,规模如同大宅一般。

 

“小子,这屋子施了结界和幻术,不用把嘴巴张这么大。”一个男子从书房里走出来,模样看起来玩世不恭,像极了那些风流无数的公子哥儿。

 

“我叫徐四,张楚岚你这个好小子,我家宝儿可是找了好久啊。”

 

“宝儿啊,我可想死你了!”徐四一把搂住冯宝宝的肩膀,看起来很亲昵。

 

“你们究竟是谁?!”张楚岚满眼戒备,他根本理不清现在所发生的事情,冯宝宝的突然出现,还有什么鬼妖和精,什么杏花林,更要命的是眼前的这三个极为清楚他的身世。

 

“张楚岚,别急,正如你所看到的,我们都不是凡人,当然,你也不是,你爷爷张锡林曾经给过你一些东西,是吧?”徐三坐了下来,拿出了几本古籍,不徐不慢地翻着,“炁体源流,这可是每个异人都想要的东西,同样也是鬼、妖、精们极为想要的宝物,加入我们无名会吧,我们可以护你安全。”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什么炁体源流,我爷爷从没给过我!异人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炁体源流虽说我也不清楚,异人,就是运用身体里炁的人群,那些看起来满口鬼话的除妖师、灭鬼师就连算命的道士也是异人,力量越大,他们能做的事便越多,你真以为,那些神话里力大能扛鼎,少时能成诗的都只是因为他们天赋过人么?”

 

“不会运用炁,他们不过是个凡人罢了!而你,张楚岚就凭你身体里的炁体源流你就已经从凡人一类被划出来了。”

 

张楚岚依然闭口不谈,神色倔强,徐三暗自为难,这张楚岚实在是个吃硬不出软的主儿。

“小子。”徐四从面搭住了张楚岚的肩膀,声音沙哑,充满了警告的味道,“现在不是嘴硬的时候,一年前就已经有风声传出,张老家的炁体源流现在在你——”

 

“——张楚岚的身上!你的肉,你的血,就连你的骨头,对鬼怪来说也是生死人肉白骨的仙丹,对我们这些异人来讲就是增强修为,称霸异人界的利器!你可以一个人继续耍糊涂,但可别把自己的小命儿而给耍进去了!”

 

张楚岚僵硬着身体,冷汗从他额头不停流下,刺得他眼睛生疼,如果说刚刚徐三的话他还没放在心上,而如今这个徐四的的确确是将他眼下的处境点出来了,这是在让他一惊,如果是独自一人,他不知道还能不能扛得下去,明明之前他还是个极为平凡的怂书生,不过是眨眼功夫,他便落得逃忙天涯的命儿。

爷爷,我怎么是个倒霉的命啊......张楚岚心中苦笑。

过了好一会儿,他有些艰地开口:“我......我不知道......现在我......”

 

“张楚岚。”久久不出声的冯宝宝叫住了张楚岚,黑漆漆的眼睛正盯着他,“我说过了,有姐在,谁都伤不到你。”

 

“宝儿姐,我......”

 

沉默半响,张楚岚呼出一口气,再多的顾虑都是多余,祸来福兮,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一切只好任命。“好吧。”,不知是哪来的勇气,就凭冯宝宝刚才的那句话,便足够他给予等量的信任,大概是这一路上冯宝宝真的是做到了护他平安。

“你可得记住今天你说的话儿啦,宝儿姐。“张楚岚对她一笑。

冯宝宝啊,冯宝宝,你可真是个厉害的主儿啊。

“我加入你们,但你们也要护我安全。”

 

“当然。”

“张楚岚,今晚便是清明正晚,正是鬼门大开之时,你有第一个任务了。“

评论(4)
热度(14)

© 断电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