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请走→甜橙和柠檬水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了然于心

一年四季 (完)cp岚宝/宝岚

我用了一个下午肝完了!!cp方面我觉得这两对都有吧,很难分清啊 这种感觉的话





办公室内,“宝儿啊。”徐三微微皱起眉,神情犹豫,像是思考着要不要说,“这个......”他停顿了一下,随即摇摇头,“算了,没事。”

 

“怎么了?”冯宝宝察觉到徐三的异样。

 

“这个......是这样的。”徐三再三犹豫终是下了决定,“现在我们有一个委托,需要你去照顾一个老人家,你需要负责他的起居饮食还有安全。”

 

“委托的金额很高,但是工作很无聊,虽说是个大人物,不过我也不想委屈你去做着这种无趣的事情......”

 

“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找其他人。”

 

“没关系。”冯宝宝反倒是很爽快地答应下来,她的行动速度很快,第二天她拿到地址就立刻往那个委托人的住址去。

 

只当她拿着行李到达委托人的屋子前时,有些出乎意料,没有想象中的大豪宅,屋子小得让她诧异,像是些独居老人的住处,四周的环境幽静,人迹稀少。

 

对于到人家门前打招呼的常识冯宝宝还是有的,只是徐三当初交代下来,说老人的性子很躁得很,不喜欢有其他人,委托人是老人的朋友,不用打什么招呼,直接潜进屋里就好了。

 

偷偷溜进花园,打算从屋的后门进去,却没想到花园里竟还站了一个人。

 

茂盛的大树下,老人佝偻着背,白花花的头发隐没于叶子的剪影,阳光灿烂,残忍地将老人脸上的沧桑揭露出来,他低着头,口中念念有词,偶尔还会露出淡淡的笑容,浑浊的目光里溢满了思念。

 

看起来安静又忧伤。

 

冯宝宝不想惊动老人,打算继续完成她的潜入大计,老人却转过了头,眼睛望向她这边,当视线接触到冯宝宝的时候,老人先是诧异,然后便是铺天盖地的愤怒。

 

“你、你!谁让你进来的?!快走!给我出去!”老人激动得几乎颤抖着身体,满是褶皱的手指正颤巍巍地指着冯宝宝,他蹒跚着向她走来,口里还在嚷着,“这里只能有我一个人!”

 

“快滚!都给我......”老人捂着胸口,过于激烈的情绪让他的心脏承受不来。

 

“不行。”冯宝宝无视了老人的愤怒,然后拉着行李,光明正大地走进屋,留下老人一个在身后跳脚。

 

“你你你......”老人跟着进屋,看着脸上的胡子一抖一抖的,就知道被冯宝宝气得不行,过了好一会儿,老人在屋里兜了还几圈,越想越气,却又无可奈何,他最终还是体力不支坐了下来。

 

阳光射进屋里,细微的灰尘飘散在光亮的轨道中,老式的时钟在12点的时候响起铃。

 

“我不需要任何人照顾我。”老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对着收拾行李的冯宝宝说,“我也不需要任何人来陪我。”

 

“我一个人就够了。”老人自顾自地说,“只要一个人。”

 

“我叫冯宝宝。”冯宝宝环顾四周,她看到了当老人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那猛然紧缩的瞳孔,她很奇怪啊。

 

老人的身体不可察觉地僵了一下,他默然地转身上楼,明明刚才还是急得几乎要跳脚,现在却突然变得沉默不言,好像刚才发生的事情也不过是一场闹剧而已,冯宝宝也只是看着那佝偻的身影慢慢地消失在转角的位置,消失在暗淡的光线里。

 

“你是谁啊。”冯宝宝收回目光,不知道对谁说,目光投向了放在饭桌上的相架。

 

对于老人的异样,冯宝宝表示理解,毕竟她的电视剧不是白看的,年纪老了,自然就任性了,这点小性子也是无可厚非啊,万一人家看不开跑到马路上去碰瓷了,那可不好了,冯宝宝对自己的想法非常满意。

 

她走到饭桌前,拿起相框,里面只有一张照片,不,应该说是一幅画,一幅只有两个蜡笔人的画,两个蜡笔人手牵着手,笑得很开心。

 

“没有照片吗?”冯宝宝放下相框,转头看向四周,想要找找老人的照片。

 

“冯宝宝!我饿了!”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房间,他跺了跺脚,“快点!不然我赶你走!”

 

“好。”冯宝宝一向比较迟钝,倒没计较老人那不善的语气,只是在答应得异常干脆的情况下,她忘了自己厨艺感人的事情。

 

过了好久,老人几乎要睡着的时候,冯宝宝终于从厨房里端出了几盘不明物体,吓得老人的瞌睡虫一下子全死光了。

 

“......你不要把泥坑的泥挖到盘子里好么?”老人的神情很严肃,像是要教育犯了错的孩子。

 

“没,这是我做的菜。”按照惯例,冯宝宝很诚实的否认了。

 

“你你你......”老人差点又得跳脚了,他站起来,背着手来回走了几下,“算了!我怎么忘了你不会做饭了呢......”这话一说出来,连老人自己都愣了一下。

 

“我去做,你,要么给我坐下,要么出去!”老人回过神来,指着冯宝宝让她不要再祸害人间,“哦。”冯宝宝乖乖的坐了下来,像个被老师训话的学生,坐姿乖巧,两人这般的对话,好像发生过很多次。

老人做的菜对于冯宝宝来说味道是刚刚好的,但对于老人家来说,盐都似乎是太多了,“电视上说老人家不应该吃那么多盐。”冯宝宝出于好意,提醒了一下。

 

“以后少看点电视!”老人被噎了一下,天知道为什么今天做菜为什么会特意将味道调咸一点,记忆里闪过很模糊的画面,潜意识里就勺多了点盐,等他回过神来,盐就已经放下去了,真是被气死。

 

“电视上说老人发怒对身体不好。”冯宝宝大概在情商方面真的很迟钝。

 

“你!迟早被活活你气死!”

 

日子过得不快,但是在一日换一日之中,夏天便来临了,冯宝宝依旧和老人住在一起,美名上是照顾,但是实际上一看反而是倒过来了,鉴于冯宝宝厨艺感人,吃的老人包,住的,也是住在老人的屋子里,有时候冯宝宝粗粗鲁鲁地将家具弄坏,负责修的也是老人。

 

在漫长的日子里,老人的爱好就是打理花圃,发呆,看照片,偶尔对老是出乱子的冯宝宝进行痛心疾首的教育,当然,不排除有时被冯宝宝缺少常识的脑袋瓜气得连话都说不出。

 

老人为了自己能安养晚年,决定教会冯宝宝如何做饭,“宝儿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老人对冯宝宝的称呼就从你变为了宝儿,冯宝宝对此感到有进步,虽然她没有表现出来。

 

只是她的厨艺却一点进步都没有就是了,“哎哎!你咋放盐啊?!”老人都记不住是第几次跳脚了,“你有喝过咸的糖水的吗?哎哟,那个是糖啊!......”

 

“老实说,平常是谁给你做的饭?”老人已经被气得没脾气了。

 

冯宝宝思索了一下,想着怎么回答才比较适当,想了很久才冒出“是你啊。”这种听起来不负责任的话,“是以前!以前!”老人差点背过气去,“嗯......还是你啊......”冯宝宝依旧是那句话,老人索性不理她。

 

“给我去花园待去!”老人没好气地赶她出厨房,片刻之后,像是想起什么,立马放下手中的锅铲,走到花园去。

 

“所以说你过来是祸害我的呢?还是来祸害我的呢?!”老人脸上胡子一抖一抖的,看着第一百零一次弄死了他后花园的兰花的时候,恨不得立刻把这丫头踹回去,管她长得跟老佛爷一样呢!

 

“电视上说老人家生气对身体不好。”冯宝宝再一次证明她的情商真的很低。

 

“......”老人气得走回屋子里,他坐到藤椅上,叹了口气,浑浊的眼睛无神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最终他拿起了饭桌上的相架,干枯消瘦的手指轻轻划过框面,“宝儿,你和我死去的妻子很像。”老人对站在他身后的冯宝宝说。

 

“也是那么笨拙,老是弄坏东西,也不会做饭,一点也不像个女孩子,哈哈!”说到这里,老人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容宠溺得很。

 

“我发梦梦到过,但就是记不住,大概是长长的黑发,好像眼睛也是黑黑的。”当初就是觉得冯宝宝给了老人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他最终才没有赶她走。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记得我答应过她给她准备一个花圃,里面要种好多好多花来着。”

 

“不过我记不住她的样子啰,他们都说人老了,记性不好。”老人萎缩的身躯此刻如同小小的蝉蛹,缩在那暗淡的空间之中,他的声音嘶哑难听,一点都不似公园那些年纪相仿的老人。

 

“但我连自己怎么老的都不知道......”

 

“我很爱我妻子。”老人的声音很难过,带上了哽咽,“可是我连她的样子都记不住了。”

 

“她肯定不会再爱我了。”

 

“没关系。”冯宝宝轻声说,走到老人面前,半蹲下,与老人平视,“你的妻子会很高兴。”

 

冯宝宝抬手擦去老人布满皱纹的脸上的泪水,只是那液体怎么擦都擦不掉。

 

一片悲凉。

 

炎热的日子在两人的磨合之中偷偷流逝,秋老虎马上袭来,凶猛而又迅速,到了秋天,老人家的毛病便渐渐露了出来,夜里睡到一半会腿痛无法入眠,眼睛看东西也更加模糊不清,腰背疼痛这些就更不用说了。

 

“睡得不好吗?”吃饭的时候,冯宝宝注意到老人的精神状况很差,就连吃饭也显得很吃力。

 

“电视上没说老人睡得少吗?”老人没有抬头,却也难得的打趣了。

 

“我去学了按摩。”冯宝宝冷不丁地说,“等下帮你按一下腿。”

 

“哼!”老人倒是嘴硬,但是嘴角还是忍不住上扬了,“我身体可健壮了!”

 

健壮个屁嘞,晚上睡觉疼死了!

 

“抬腿——”冯宝宝指示老人把腿抬一下,老人脸上虽然不情愿,但还是乖乖抬起来了。

 

“抬高点。”

 

“哎哟喂,抽、抽筋啊!”

 

一场按摩下来差点没把老人折腾得差点背过气去,虽然是折腾了点,但不可否认这效果还是有的,到了晚上,老人想着今晚可以好好睡个觉,却没想到屋外下起大雨来了。

 

老人惊慌地走出房间,他走得太快,被椅子给绊倒了摔在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闻声赶来的冯宝宝立刻将他扶起,“怎么了?”冯宝宝见老人神色慌张。

 

老人没有答话,只是颤巍巍地站起来,走到花园,外面雨势极大,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狂风吹到了花草,本来就不大的花园瞬间被夷为平地,老人呆呆看着自己之前辛苦开垦的花圃一下子就消失,他冲进花园,大雨瞬间将他淹没。

 

“不要再吹了......”

 

“回来!”冯宝宝见状,将无神的老人拉了回来,他们全身都湿透,冯宝宝马上拿来毛巾包住老人。

 

“究竟怎么了?!”冯宝宝难得语气里有点生气。

 

“我的花圃......”老人僵硬地转过头看着她,“宝儿,我为我的妻子做的花圃没了......”

 

“我说过要给她做个花圃,里面要种好多好多花的......宝儿我要怎么办啊......”

 

冯宝宝没有说话,只是拿了厚厚的毛巾包住老人,然后就一直沉默地陪着老人到天亮。

 

天微微光亮的时候,老人看着那不堪入目的花园,伤心地流下眼泪,却也一句话也没说。

 

自从那晚开始,老人发起了烧,身体状况急剧下滑,看向冯宝宝的眼神也浑浊得像片沼泽,整个人虚弱的不行,冯宝宝一步没有离开老人,这个时候她真正地担起了照顾的责任。

 

“喂,徐三。”冯宝宝趁老人睡着的时候打电话给徐三,“那个老人生病了,医生说他撑不过·这个冬天。”

 

“什么?!”徐三的声音听起来极为震惊,“怎么好好的就不行了?!”

 

“不知道。”冯宝宝实话实说,“大概是太挂念妻子了吧,积郁成病。”

 

“妻子......”徐三黯然,心里藏了很久的话最终还是选择化作叹息,“宝儿啊......过了这个冬天就回来吧。”

 

“嗯。”冯宝宝挂了电话,将老人额头上毛巾换下来,放上新的冷毛巾替老人降热,吊瓶的药水差不多就要吊完了,冯宝宝考虑着要不要再去换包新药水的时候,老人便醒了,但是依旧神智模糊。

 

“宝儿啊......”

 

“怎么了?”

 

“走吧,别理我......”

 

“电视上说老人家生气对身体不好,以后就不要生气了。”冯宝宝看着他的眼睛,良久,她在那片浑浊的沼泽里找到一丝亮光。

 

就算冯宝宝多不愿意,就算老人多不愿意,冬天始终是来临了,像是意料之中,又像是意料之外的事情,老人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凭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独自一人呆着,灰白的脑袋毫无生气地耷拉着,他已经变得连说话都吃力了,听也听不清楚。

 

真是应了那医生的话,大概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吧。

 

老人张张嘴,艰难地挤出字来,“宝......”,冯宝宝淡淡地应了,她推着轮椅,注意到老人的眼神,她将饭桌上的蜡笔画放到他的怀里。

 

冯宝宝为老人盖好衣服,推着老人到花园去,经历过那个可怕的夜晚,加上严冬的来袭,花园里终究是一片衰败,无力回天,冯宝宝曾想过去买一些花回来,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去做。

 

再美的花也不是老人亲手种下的,没有心血浇灌的花又怎么会开得灿烂呢?

 

坐在老人的旁边抓着他的手,干枯而消瘦,紧紧只剩下骨头的手掌却让冯宝宝感到恍惚,她想起了很多。

 

老人为她做的饭,老人对她的训话,老人在她面前流的泪,老人叫她离开......

 

太多了,多得冯宝宝一下子想不过来,掰掰手指一算,已经是一年了。

 

一年四季,从春天到冬天,从出生到死亡,从相遇到离别,太多了,冯宝宝头很疼,但尽管如此她还是没有松开老人的手。

 
“电视上说老人家生气对身体不好,但你总是生气。”

“你总是说你的妻子,我都不知道你结婚了。”

 
“为什么你连一张照片都没有呢?你画的那张蜡笔画画得好丑。”

 
“那年你什么都不说就走了,我很担心你。”

 “一年没见,你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对不起啊,张楚岚。”

 
冯宝宝看向老人安详的面容,眨眨眼睛,她不懂什么是悲伤,也不懂什么是高兴,但是现在看到老人紧闭的双眼,她突然觉得自己要独自一个人了。

 

一年四季,从吃到老人做的菜时,冯宝宝就知道了,这个世上只有张楚岚才会知道她真正喜欢吃的东西,哪怕是变老了,失忆了也从不更改。

 

人家都说年纪大了,记性就不好,为什么张楚岚却可以把她喜欢的东西记得那么清楚呢?

 

冯宝宝不懂,唯一懂的人也不在她身边了。

 

一年四季,再见,永别。

 

番外戳这里:http://lgy00.lofter.com/post/46ed95_c1ff5b4

评论(5)
热度(39)

© 断电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