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请走→甜橙和柠檬水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了然于心

【维勇】爱情魔法(五)完结

完结啪啪啪,接下来大概会开一个甜向的坑,先坐望第五集看看走向(躺下

作者有点感冒,今天的粮大概会很难吃,天使们凑合着吃吧,以后会整理的orz

维克托在我眼里有点花花公子的印象,看似多情实则无情并且不懂真正的爱情(感谢某位天使的评论白玫瑰形象)

这是一个维克托认清内心的故事,一个关于爱情的魔法

                      

安静的病房里只有勇利隐忍的啜泣和男人平稳的呼吸声,窗外的阳光洒在勇利身上,为他悲伤的身躯覆上一层温热的光薄纱,他低头呆呆地望着他们勾在一起的小指,缠绵得好像下一秒就得分开,高级病房过于良好的隔音设施让勇利心慌,安静的环境使他产生一种维克托一辈子都不会再醒来的错觉。

 

维克托,维克托,维克托,维克托,维克托。

 

他一遍又一遍喊着他的名字,舌头扫过上颚所带来轻微的瘙痒让他恨不得无时无刻都说着这个名字,缠绵悱恻,他甚至希望自己变成一个魔法师,用咒语唤醒沉睡的花朵。

 

“你哭的话,我会很难受的,勇利。”一直躺病床上想要伺机而动的的男人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湖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怜惜,他伸出手,用没有打点滴的手轻柔地抚上勇利的眼角,为他抹去快要溢出的泪水。

 

“维克托!”勇利眨眨水润的黑眸,迟钝的脑袋瓜一时间运转不过。

 

“怎么哭得这么伤心了,我不是好好的吗?”维克托轻笑着将呆愣的青年拉入怀里,尽管生病,但手臂的力度依旧让人无法抗拒。

 

“我,我以为你......”勇利倒在男人温热的怀抱里,他将耳朵贴在维克托的胸膛处,砰砰,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差点又让他感动得落下泪来,惊慌的心也随着充满活力的心跳渐渐平复下来。

 

“以为我患了什么绝症?”维克托此时看上去精神不错,哪怕他依旧觉得身体不适,但他舍不得勇利难过。

 

“我只是肺炎而已,傻小猪。”不得不说维克托承认自己确实是故意让勇利想歪的,他害怕那一天的冷漠让青年不再喜欢自己,他拨开勇利柔软的额发,眷恋地在那上面烙下真挚的印记,怀里柔软的身躯让维克托有些恍惚,此刻,他日夜思念的人就在他的身边,为他的生命而哭泣。

 

“什么?!”本来沉醉在美好怀抱的青年听到这句话,顿时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咪,他一把挣脱维克托的怀抱,脸庞涨得通红。

 

自己怀着忐忑的心辛辛苦苦地从日本飞到俄罗斯,只不过是担心男人是不是患了什么绝症,留下了一年份的泪水,最后却得知只不过是肺炎。

 

勇利为自己的愚蠢而感到懊悔,现在的自己这样的举动显得既多余又无力。

 

“既然这样,那我......那我就先走了......”

 

“勇利!”看见青年准备离开,维克托急躁伸出手去试图挽留,也不管自己手上还打着点滴,针头因为过于用力的拉扯而硬生生地从皮肉拔出,针口处冒出一连串的豆大血珠。

 

“我说你啊,是笨蛋吗?!”青年回过头看到维克托手上的伤口,吓得又坐了回来,顿时也不管自己是有多怕维克托,厉声责骂男人。

 

勇利慌慌张张地从床头柜那里抽了十几张纸巾,胡乱地按着维克托的伤口上,“万一出事了怎么办?!维克托......”

 

“......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办?”勇利忍不住向男人低吼,按住伤口的手微微颤抖着,刚刚男人手上的艳红刺痛了他的眼睛,绝症也好,肺炎也好,哪怕是普通的感冒都好,他根本不想这些发生在维克托的身上。

 

胜生勇利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勇敢,他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喜欢维克托。

 

这个男人明明不管他同意闯进了他的世界里,在他的心里留下许许多多不可磨灭的痕迹,然后又冷漠地离开,之后又任性地再次踏进他心房。

 

“我以前的谈过几次恋爱。”维克托用湖蓝色的眼眸去注视着快要崩溃的勇利,表情淡然像是在说些无关痛痒的话,左手带着安抚覆上勇利颤抖的手。

 

“在分手时,无一例外地,她们都会和我说,维克托,你真的有爱过我吗?”

 

“那勇利你觉得我爱过她们吗?”

 

勇利沉默不语,低垂着眼眸,他知道维克托的意思。

 

“什么是爱,什么是不爱,我分不清啊,勇利。”维克托疲惫地将头靠在青年的肩膀上,闭上眼睛,“就连雅科夫也说我是个无情的男人。”

 

“可是你跟我说喜欢的时候,我真的好开心啊,勇利。”维克托抓住勇利的手放到他胸膛处,苍白干涸的嘴角微微翘起,“这里,可是砰砰地跳着啊。”

 

“是不是很讨厌我?”

 

勇利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维克托,就如他所说的,他的确是个无情的男人,可是,他就这么爱上了他,不管他是否无情。

 

看见青年没有反应,维克托心里有些失落,他询问着青年,“那勇利呢?勇利究竟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的滑冰而已?”

 

“我......不知道。”勇利被问的哑口无言,他以为自己心里的悸动是来源于对维克托的喜爱,却没有想过,这份爱是否只不过是他模糊了对维克托的仰慕。

 

“假如有一天我再也不能滑冰了,勇利大概也就不喜欢我了吧。”

 

“才不是这样的!我喜欢维克托!不管维克托以后滑不滑冰,我喜欢的就是维克托啊!”勇利听到男人的自我否定,突然鼓起勇气喊道,他的脸颊涨得红红,黑曜石般的眸子闪烁着对男人的坚定,维克托听到青年坚定的告白,笑得很开心。

 

“所以,勇利,可以原谅我吗?”一向以自我为中心,不可一世的男人此刻犹如脆弱的小兽,哀求着他的主人不要抛弃他。

 

“我......”勇利犹豫着,

 

维克托重新抱住青年,“如果我喊五次勇利的名字,勇利你还在我的眼前的话,那么勇利你就要答应我了。”

 

“什么?!”青年慌张地尝试挣脱男人的怀抱,维克托闭上眼睛,用他身上仅剩的力气去将青年禁锢在他的怀里。

 

“勇利。”

 

等等,怎么动不了?!

 

“勇利。”

 

“维克托我才不会答应你的!快放开啦!“

 

维克托不为所动,刚刚止血的伤口又开始不断地流出血珠,肺部处传来阵阵刺痛,可他的世界里只有怀中的青年。

 

“勇利。”

 

“维克托,停下!你的伤口有开始流血了!维克托!”青年急得差点又要冒出眼泪,他慌乱地用自己的衣袖按住伤口。

 

“勇利。”

 

“不要走好吗?勇利,你知道的。”维克托闭着眼睛抵住勇利的额头,收紧怀抱,力度大得像是要将青年揉进骨子里,他的呼吸变得困难,每一次的呼唤都是一种甜蜜的折磨。

 

“勇......”剩下的话语全部消失在喉咙里,胜生勇利红着脸攀上男人的脖颈,将他任性的呼唤吞噬下肚。

 

维克托睁开带着笑意的眼睛,湛蓝色的眸子散满细碎的钻石,他的爱人啊,就在他的面前,亲吻着他。

 

男人用折磨换来了认清自己内心的七天,经历了煎熬,思念,低落,经历千辛万苦才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我真是个笨蛋啊。”

 

是爱情的魔法将他们重新带回到对方的身边。

 

听说只要呼喊深爱之人的名字,爱情就会施展魔法将他带到你的面前。

 

 

 

 

 

评论(10)
热度(254)

© 断电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