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请走→甜橙和柠檬水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了然于心

【维勇】 The last of fireworks

   感觉维勇就是这种关系呢,比朋友好,却还没达到恋人的水平,是指感情上啦((

我想了一下还是两个都写吧,钢琴小王子的梗看看能不能写个连载,这个就只写个小短文 orz  感觉取名越来越难了。         





又是一个新年。

 

睡得正入迷的勇利被自己调的闹钟吵醒了,从被窝里艰难地伸出手去关掉闹钟,然后又继续去摸放在床头的眼镜,勇利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发型在被窝里磨蹭着不愿出去,低头去看手机里维克托发来的邮件,积攒在胸腔里的话最终化作一个叹息消散在空气中。

 

新年快乐,勇利。

 

外头的天很黑,却依旧充斥着人们的欢呼声,手机显示的时间是11:54,还有6分钟今年就会过去,还有6分钟新的一年又会到来。

 

还有6分钟。

 

墙壁上的海报早已经被撕下来收好,他的房间里只剩下桌面上一张他们的合照,没开灯的狭小房间里的黑暗将勇利包裹起来,浓密得透不过气。

 

孤寂安静。

 

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像是在倒计时,勇利盯着桌面的照片很久,最后还是赶在12点之前轻轻划开手机屏幕,按下那串他熟记于心的数字,电话里传来嘟嘟的提示音,他不敢将电话放到耳边,他害怕听到男人的声音,却也渴望听到的男人的声音。

 

“喂,维克托。”电话接通的瞬间,勇利听见自己略带颤抖的声音。

 

“新年快乐啊,勇利。”电话里头的男人发出听似愉悦的声音,“收到我的邮件了吗?”

 

“嗯,收到了,新年快乐。”

 

远在俄罗斯的男人表情看起来却并没有声音里那么开心,他躺在阳台的藤椅上,穿着单薄的浴衣,看起来完全没有害怕严寒的意思,藤椅旁边的玻璃架子上摆着喝过的红酒,年老的贵宾犬乖巧地趴伏在一边,享受着来自主人的爱抚。

 

维克托喝下一口红酒,不远处的天空正放着烟花,巨大的声响震得他连青年的声音都听得不真切了,绚丽的色彩将黑夜划开,留下闪耀的轨迹。

 

“勇利。”男人轻喊青年的名字,停下了对贵宾犬的抚摸,他看向被染得绚丽的天空,湖蓝色的眼眸却映不出一点星光。

 

“我明年要结婚了。”

 

凌晨12点,勇利听见电话里传来隐约的巨响,下意识地去看看时间,他打开窗户,漆黑的夜空燃起了一朵朵闪耀的花朵,带着不可阻挡的起势在高空绽放自己的生命,街道上人声鼎沸,几乎可以称得上喧嚣的欢呼声激得勇利脑袋嗡嗡地响。

真正的庆祝现在才开始。

 

勇利再次低头去看手机,通话还没结束,他呆坐了好久,最终还是反应了过来,他松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握得泛白的拳头。

 

“这样啊......祝你幸福。”过了很久电话里头的人才开口,久到维克托只听到来自青年微弱的呼吸声。

 

他以为青年会挂断手机,但是最终勇利还是选择亲手剪开他们之间这段紧紧纠缠的线。

 

“好的。”维克托低垂着眼帘,绝情地按下结束键。

 

庆祝的花火还在燃烧,哪怕是寒冷的风也被其中的热情给点燃升温了,维克托丝毫感觉不到寒冷,张开嘴呼出一口气,水汽凝结成一团雾气,瞬间又消失了一如他们之间的关系。

 

他们根本不是恋人,他们也不相爱,但是就是拥有普通朋友都羡慕不来的羁绊,他们守着对方6年,像今晚这样度过一个又一个新年,在异地看着绚丽的花火,听着人们热闹得欢呼声,却始终是孤身一人,像是一个承若又像是一个束缚。

 

为什么?

 

勇利有时候也会自问,想了好久始终是想不出答案,他们有过惊喜,有过愉悦,有过悸动,却缺少了想要在一起的心。

 

大概是因为他们之间是友人以上,恋人未满吧。

 

其实这种关系很让人难受,却又让人不舍,今夜,维克托做出了决定,而自己也亲手剪断了他们相连的线。

 

他不知道维克托是不是真的要结婚了,但他知道他们大概是自由了,所有过往将会变成庆祝新年的最后一朵烟花,随着新一年的到来而结束。

 

新年快乐。

 


评论(5)
热度(73)

© 断电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