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请走→甜橙和柠檬水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了然于心

【双yuri】暴风雪(一)

冷成狗了……大概分为勇利部分和尤里部分,毕竟俄罗斯,爱情是需要顾虑和思考的。

食用注意:ooc严重,对话流,冷成狗
—————————————————————————————

(一)

胜生勇利选择在自己28岁的那一年宣布退役,对于花样滑冰选手来说,这确实是个该退役的年龄,其实他还可以再滑的,只是一些积累已久的伤病让他难以逃避现实,他的教练维克托在他26岁那年重回赛场,拿下了大奖赛的冠军后也同样宣布退役继而选择成为一名专职教练。

当初的三人只剩下年轻的尤里活跃在赛场上,带着他们的期待和祝福,拿下一个又一个的冠军,当初那个蛮横骄傲的小孩子如今也变成了比维克托更为耀眼的存在。

即便过了多少年,勇利依旧是佩服尤里的,那个犹如西伯利亚寒风般凛冽的青年,年龄的增加让他弥补了经验上的不足,技术的完美度是如今的自己所追赶不上,冠军理所当然是属于尤里的。

但是他依旧在孤军奋战,勇利看着关于尤里的新闻报道,电视里的青年依旧高傲,却也孤独。

他想起了前几天尤里打来的电话,带着电流的声音是压抑的,每一个颤抖的音节都在训斥着自己的不告而别。

“这很正常,yurio,我迟早都是要退役的。”勇利试图安抚电话里头的青年。

“you cheat me.”短短的一句话瞬间让勇利哑口无言。

他曾经对尤里说他还要再拿一个冠军才退役,他想还与尤里再比赛一次。

他骗了尤里。

“对不起。”所有预先准备好的话都化为粘湿的泥土堆积在胸膛,最后结出愧疚的果实。

其实他可以这么对尤里说的,尤里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的退役并不能对你造成什么影响,不要为我而影响你的比赛状态,这样做的话勇利就可以结束这通折磨人的通话了,但对方是尤里,一个拿了大奖赛后,拿着奖牌说喜欢自己的青年,勇利选择下意识的逃避。

“我当初说过的话你应该还记得吧?”

勇利焦虑的拿着手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平静的语气让他猜不透对方的情绪。

记得,肯定记得,当初唇上温热的触感至今仍会出现在梦中。

“我不记得了,yurio和我说过的话太多了。”

他无法回应尤里过于沉重的爱意,俄罗斯是不允许同性恋的,这是当年维克托告诉他,而尤里,作为一个地道的俄罗斯国家级运动员,这会让他蒙上一生的黑点,对方的前途会随着他一句记得而全然崩溃。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yurio,不要再像个小孩子一样了。”胜生勇利眨了眨眼睛,瞬间拉开了他们之间距离,冰冷的提示音冲击着他的耳膜。

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尤拉,你要学会孤军奋战。

他们的故事开始于追逐,最后随着这个电话的结束而惨淡结尾。

28岁的胜生勇利在退役后选择了打点家里经营的居酒屋,一些职业后遗症在寒冷的冬夜里折磨着他,冰冷和疼痛让他彻夜无眠。

勇利将房间里维克托的海报全都收起来,贴有粘胶的墙上独留一张金发青年的海报,将当初对方送给自己的奖牌小心翼翼地拿盒子装好。

有一些事情,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改变,例如尝试去思考爱带来的后果。

“猪排饭,我喜欢你。”

可是我们并不能在一起,我会毁掉你。

“勇利,外面有人来找你哦。”


————————————————————————————

(二)戳:~\(≧♡≦)/~

评论(13)
热度(135)

© 断电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