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请走→甜橙和柠檬水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了然于心

【双yuri】暴风雪(二)

都不知道写了什么鬼出来.....

既然变成大人了,尤里就应该学会用大人的方式去生活。

食用注意:ooc严重  ,对话流,凑字数orz

 

———————————————————————————————

尤里大概是最后一个知道胜生勇利退役的人,他拿着手机,指尖颤抖着划开新闻主页,一瞬间,莫斯科的寒潮席卷而来,将他击溃。

 

骗子,你这个骗子。

 

尤里压抑着胸膛处快要撕裂的疼痛,就连退役的消息也是透过冰冷的手机知道,胜生勇利,这个他很早之前就爱着的男人,选择了以一种悄然无声的方式离开他。

 

不算宽敞的房间里堆放着各色各样的奖杯,尤里疲惫地躺在床上,孤独从墙壁处汹涌流出,像是一层密不透风的膜裹得他透不过气来,没有人愿意为他分担此刻的沉重。

 

18岁的那年他取得了大奖赛的冠军,将金牌送给了青年,跟他说喜欢,看到了对方无措的脸庞,他心里顿时失落。

 

“两年后的大奖赛,我和你一决高下吧,到时候你输了的话就答应我。”他忐忑的开口。

 

“嗯。”青年红着脸,出乎意料地点头,“我答应你。”

 

两年之后,胜生勇利却突然宣布退役。

 

当初就不应该相信那个混蛋,尤里翻了个身,将脸埋进枕头里,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小孩子了,等他成为大人,怀着期待走到终点,却发现说好在终点等他的人早就已经离开。

 

尤拉,你长大了。

 

我知道,爷爷,尤里弓起背发出低吼,犹如悲鸣的野兽,正因为他已经是个大人了,所以他不能像从前一样随心所欲,社会的规则正束缚着他,但是此刻他想要听到那个人的声音。

 

尤里捡回被扔到地上的手机,冬夜里的低温冻得他手指僵硬,犹豫了好久,拔下了熟记于心的号码。

 

“喂......yurio吗?”对方的声音带着诧异和隐约的害怕。

 

“你还记得我啊......”一瞬间,尤里控制不住想要报复的心,干裂的嘴唇一张一合,将所有最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

 

“退役是迟早的事情,我的身体已经不适合比赛了......yurio你别这样。”那个人的声音带着无奈,像是敷衍撒泼的小孩。

 

退役是迟早的事情,的确是这样没错,尤里自嘲的笑了,他知道电话里头的那个人完全没有退役的必要,他还能滑,他还是可以选择与自己一同比赛的。

 

他还是可以选择遵循当年的那个承诺。

 

“You cheat me.”

 

你骗了我,你这个骗子。

 

“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这是我最后的尊严,我求你了,胜生勇利。

 

“不记得了,yurio对我说过的话太多了。”

 

大人都是热衷于违背承诺的·。

 

“yurio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情你应该明白。”

 

正因为明白所以才执着,退役并不仅仅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尤里很清楚,这是对方用一种婉转的方式在拒绝他,尤里挂断了电话,这个被誉为另一个传奇的男人独坐在床上哭泣,愤怒和悲伤的泥土养育出痛苦的花朵。

 

不要再这么孩子气了,注定得不到的东西就应该要学会放弃,每个人都这么对他说,你要学会一个人战斗下去。

 

手机在关机前一刻准时地预报了未来的天气状况,俄罗斯将会迎来近十年来历时最恶劣的寒冬,此刻的尤里真正感受到了无能为力的滋味。

 

离大奖赛还有一个月,但他心里的火焰却已经熄灭了,于这一刻,这个20岁的男人选择做回15岁的那个少年。

 

“好久不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三)戳:

评论(10)
热度(115)

© 断电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