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请走→甜橙和柠檬水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了然于心

【双yuri】暴风雪(三)

其实想要表达,他们两个人对立的思想,很明显在爱情里面,他们两个人所扮演的角色都是不一样的。orz

食用注意:对话流,ooc严重,ooc爱我我也爱ooc(),年龄操控。

 

———————————————————————————————

 

尤里的到来是胜生勇利始料未及的,他以为他们的关系早已随着那通电话破裂了。

 

“yurio......你怎么来了?”勇利看到来人之后,表情瞬间僵硬,他尝试让自己看起来正常点,干涸的喉咙让他极为难受,红棕色的眸子被一层水汽覆盖。

 

“就那么不想看到我吗?”对方碧绿色的眸子带着自嘲,尤里浑身都带着一种独属于俄罗斯的寒冷,肩膀上留着几片快要融化的雪花,若有若无的冷香刺激着勇利的鼻腔。

 

“不是的......”勇利忍不住低下头去,藏在桌子下的手紧紧地绞在一起,过度的紧张让他产生一种想要呕吐的欲望,这股欲望如龙卷风般袭击了他,勇利硬生生忍下,他尽力保持冷静,最起码,他不能在尤里面前丢脸。

 

不是这样的,胜生勇利,你得坚强点。

 

勇利微微张开口,想要像个长辈一样,像个普通朋友一样问候对方生活的如何,却一下子找不到可以说的话,除了比赛,自己对尤里一无所知,他尴尬地看着桌面上的茶杯,沉默着不开口。

 

“只要你开口,我现在就可以立即回俄罗斯。”尤里掏出口袋里的返航机票,他在订来日本的机票时也订下第二天的返航机票,在胜生勇利面前,尤里从来没有胜算,在来日本的飞机上,他甚至有想像过对方拒绝自己时表情,淡漠又忧伤。

 

尽管威胁对方这种做法很卑劣,尤里却对此乐此不疲,那又如何?此刻的他是以前那个骄横的尤里,而不是受社会规则束缚的可怜鬼。

 

“yurio!”他如愿地听到对方失措的声音。

 

“猪排饭,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对方在对他下最后的通牒,真是卑鄙,胜生勇利突然感到愤怒,他甚至想要拍桌子,拿起那张碍眼的俄罗斯返航机票狠狠地撕烂它,揪起尤里的衣领质问对方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他?

 

但现实是,真正残忍的人却是自己。

 

“不要再和我说那些大人的屁话了,猪排饭,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虚伪了?!”

 

勇利以为尤里长大了就会明白自己这么做的原因,一切都是为了对方的前途着想,他以为自己是对的。

 

“那为什么yurio你就不能想想后果呢?!”

 

“为什么要逼我啊?!”

 

自私鬼。

 

浑浊的泪水最终还是淌湿了他的脸庞,火烧一般难受的喉咙挤出尖锐破碎的音节,勇利压抑着啜泣声,害怕被家人听到,想要干呕的欲望压抑着神经。

 

“如果想了,我们就不能在一起了。”尤里越过矮桌将快要到悬崖的青年拉了回来,然后抱入怀里,温柔地亲吻着对方的发顶。

 

爱情是不需要思考的。

 

怀抱里的人哭得厉害,轻轻地抽噎着,20岁的青年能做的只是单纯地抱住对方,无能为力地将自己的心跳渡到对方的耳朵里。

 

“明天我就回俄罗斯。”

 

哭到喘气的勇利迷迷糊糊之中听到对方说,他诧异地抬起头,眼泪打湿了尤里的衣领,勇利恍惚地看到尤里肩膀上的雪花融化了,耳边是对方规律的心跳声。

 

尤里说得如此的轻松,好像这个短暂的相聚不过是他的一个幻想,一切都按着勇利想要的结局发展,安然无恙。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勇利莫名的感到恐慌,他突然推开尤里,夺下对方手中的机票,在尤里诧异的注视下狠狠地带着愤怒带着所有阴暗的情绪一并埋在被撕裂的纸张之中。

 

今夜,他们都是输家。

———————————————————————————————

(四)戳:

评论(11)
热度(100)

© 断电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