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请走→甜橙和柠檬水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了然于心

【双yuri】长岛冰茶(四)

没想到竟然可以提前将工作做完,真是太惊讶了。

这下子情敌也没有了。

食用注意:

ABO,尤里(20,A)x勇利(25,O),年龄操作,架空。

 ooc严重,描写无力,单人视角(不定),BUG非常多。

——————————————————————————————

这股味道......不是尤里。

 

勇利眯起眼睛,门口吹进来的冷风淡化了他的醉意,他依旧趴在吧台上,意识到来人不是尤里之后,心里甚至有着微妙的失落感。

 

搞什么啊,原来是维克托。

 

维克托的信息素与尤里有些相似,但又好像完全不同,勇利不自觉地对比起他们的味道,如果说尤里的信息素是清冽的雪水,那么维克托则是醇厚的波尔多红酒却带上丝丝的薄荷清香。

 

维克托慢慢往他这边走来,双手抄在大衣口袋里,就算勇利不去看也知道对方脸上肯定挂着惊讶的表情,他索性将头埋进手臂里,高浓度的酒精让他想要好好的睡一觉,至于维克托——他的好友兼客人,就算不用他招待,一个人也能找到乐趣。

 

“wow,难得看见勇利在上班时间喝醉酒啊,你不是不喝酒的么?”维克托调戏的话语仍然那么的轻浮却又让人讨厌不起来。

 

“只是不小心......”勇利无奈地挺起腰,神智尚未完全清醒过来,他看着维克托,因为醉酒,他那常年待在室内而变得白皙的皮肤染上了可口的粉,棕红色的双眼湿漉漉的,平时紧扣到脖子的衬衫也松开到锁骨,柔软的黑色碎发乖巧地搭在额头。

 

“勇利现在这个样子真是......Eros呢,是在勾引我吗?”维克托轻笑一声,趁勇利不注意的时候,手指划过他的下颔然后落到柔软湿润的嘴唇上。

 

“要喝什么酒就赶紧点,我这里可没有热可可和甜甜圈,维克托。”勇利晕着脑袋,本能地往后退一步,避开了维克托的手指,不管过了多久他依旧无法习惯维克托过于暧昧的亲昵。

 

“勇利现在这个样子还能调酒?那就来一杯长岛冰茶吧。”

 

“我记得你并不喜欢喝那种鸡尾酒。”听到对方点的酒,勇利有些意外,他记忆里维克托好像并不喜欢这类鸡尾酒的口感,眉头不自觉地皱起来,他又忍不住想起了尤里。

 

“那并不代表我就不能点,勇利,喝醉酒的你难道不应该变得更可爱一点吗?”维克托保持着嘴角的笑容,左手有节奏地敲着吧台,右手撑着脸,看到对方微微皱起的眉毛,他心里有些不舒服——勇利可是很少在他面前有这样的神态,是想到谁了么。

 

“还是说——勇利的长岛冰茶只能给某只小猫咪喝?”

 

正想打起精神调酒的勇利听到维克托的话像是触电一般,酒精让他的神经变得特别敏感,也更为大胆,他放下手中的摇酒器,目光如炬——他从来不敢在维克托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

 

“维克托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和我在一起吧,勇利。”维克托没有回答他的话,轻叹一声,抓住了勇利的双手放到自己的唇边轻吻,他的嗓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语气却异常坚决。

 

醇香的信息素像是被刺破的气球,一下子充斥着酒吧的每一个角落包括有些惊慌失措的勇利,维克托试图用浓烈的波尔多红酒迷醉眼前这个他一直渴望的Omega,蕴含着整个爱琴海的眼睛闪烁着动人的光。

 

勇利是诱人的,酒吧的每一个人都明白这种无形的共识,哪怕他们误认为勇利是个Beta却依旧阻挡不了想要抢夺的心,谁不想要看到平时禁欲的一方白色衬衫下的锁骨,染上情欲的脸庞,充满爱意的表情,不出手不过是碍于酒吧老板的护犊罢了。

 

爱情来得突然,也来得莫名,维克托并不想错失勇利,世界上有无数个美丽的Omega却只有一个胜生勇利让他产生兴趣,这个表白如其说是爱的表现,不如说是一种试探来的更贴切。

 

“维克托,这是你第几次这样和我说了......”惊慌之后是对这个好友的无奈,他知道维克托喜欢自己,几乎是每一次见面维克托都会笑着问自己愿不愿意成为他的Omega,像这次那么认真反倒是少之又少。

 

“我想你应该知道......维克托......”

 

我们之间不过是朋友关系。

 

酒精被高温蒸发混在了空气之中,对于Omega来讲Alpha的信息素向来是最致命的东西,维克托并没有压抑自己的信息素,勇利向来知道维克托是个狡猾的人,但没想到会这么狡猾。

 

“好啦,勇利,不要露出那种表情,这样我可是会不忍心的哦~~”Omega为难的表情是意料之中的结果,维克托向往常一般露出笑意,他放开勇利的手,用开玩笑的语气去掩饰自己方才的表白,只有在看不见的深处才表露自己的失落。

 

不管如何,Alpha都不应该让Omega感到为难。

 

那首著名的探戈舞曲早已结束,随之而来的是一首缠绵暧昧的小提琴曲,他的唇边还残留着勇利手上的长岛冰茶气味,从未经历失败的男人突然觉得有些遗憾。

 

一种得不到的遗憾,他甚至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尝对方甜美的信息素,就已经被三阵出局了。

 

这一次昏黄的灯光不再是耀眼的金发,而是大海般深情的眼眸,窗户外也没有了野猫的身影,唯独缠绵的音乐在继续,勇利抽回手,维克托冰蓝的眼睛是那么的漂亮,却依旧比不过他记忆中一抹模糊的苍绿。

 

“那边的家伙离我的Omega远点。”熟悉的声音在酒吧里突兀的响起,勇利回过神来,充斥着醇香红酒味道的鼻腔突然捕捉到一丝熟悉的清冽,他惊喜地往门口望去。

 

“yurio?!”

 

是尤里——消失已久的俄罗斯妖精带着冰雪国度的寒冷试图驱逐想要窥视自己猎物的竞争者。

 

“这也算?”维克托转过头,并不意外看到这个突然出现的Alpha,对方阴沉的表情还有清冽到极致的信息素挑起了他的玩意,他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手指落到了某个位置,嘴角带上了隐约的笑意。

 

——一个没有被标记的Omega,凭什么是你的。

 

他当然知道这个年轻的Alpha,一只幼稚的野猫,随便一钩便上钓。

 

“闭嘴!”

 

“wow,随便发怒的猫咪可不是什么好老虎。”维克托眯起湛蓝色的眼睛,挑衅的意味任谁都看得到,Alpha好胜的因子在血液里翻腾,他若无其事地看着冲过来揪住他衣领的尤里,他伸手抓住对方揪住自己衣领的手,骨节分明的手掌青筋跳动。

 

“把你该死的信息素收起来,恶心的家伙,就算我没有标记,那只蠢猪也轮不到你!”

 

“你们在干什么?!尤里快放手!”

 

这两个突然之间就充满敌意的Alpha完全无视了他的存在,带着激烈的信息素,响亮的吵架声弄得勇利脑袋一团糟,怒火直升,莫名其妙,被酒精刺激到的Omega用力地拍响吧台,脆弱的台身甚至微微颤动了一下。

 

“我可不记得酒吧里有这种随随便便撒泼的Alpha客人,你们两个愚蠢的Alpha要打架就给我出去!”

 

发飙的Omega同时让两个Alpha愣住了,看到勇利变得阴沉的表情,他们自觉地收回了手,比起没有尽头的归属权,眼前这个人的感受更为重要。

 

“如果你们是来捣乱的话,你们的任务完成的非常出色,而现在,你们要么安安静静地喝酒,要么就给我滚蛋。”

 

“嘿......勇利冷静点,那么,给我一杯海岸。”

 

“啧,一杯长岛冰茶......”

 

勇利沉着脸看着这两个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Alpha,转身随手倒了两杯普通的冰水给他们,Alpha们默默看着手中的冰水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们的Omega真的生气了,两个刚刚还快要打起来的Alpha此刻默契地对看一眼,默默地在心里将责任推给对方。

 

“一杯冰水就不错了,又或者......你们需要一桶?”心情欠佳的Omega冷笑一声,大概也就这种时候借着酒精才敢对这两个Alpha发脾气,勇利在心里骂着自己软弱,脸上依旧发泄着被弄糟的心情。

 

一整个下午勇利再也没有理会他们,自讨苦吃的Alpha只好一声不响地喝着自己的冰水,闭口不提刚刚争风吃醋的事情,饶是维克托这种厚脸皮的也不敢造次,他们在酒吧里干坐了好几个小时,像是暗中较劲,看谁先离开,安静的气氛折磨着他们,直到勇利下了逐客令。

 
维克托瞄了眼尤里,对方低着头紧握着已经空杯的酒杯,如同倔强的野兽,意外地有些触动,最终决定提前离开酒吧,临走之前,维克托还想问问之前和勇利说的话,不经意看到了对方刚刚调好的B52轰炸机随即感受到了勇利投来了温柔的视线,所有想要说出口的话一下子都梗在了喉咙凝结成冰,一直以自我为中心的男人尝到了苦涩的味道,选择了将未说出口的话藏在心底。

 

拒绝什么的,果然当面听到还是会很难受啊,维克托轻笑一声,双手抄在大衣的口袋,慢慢走出酒吧,那只年轻的老虎还倔强地坐在吧台小心翼翼地守候着他的蔷薇,迎面吹来的冷风掀起了他的刘海,柔顺的发丝遮挡了他的视线,维克托眯起眼睛,吹着不着调的口哨,刚刚发生的事情如白纸一般一翻而过。

 

下一次试试长岛冰茶好了。

 

酒吧内,尤里还没有离开,手中的冰水早已喝完了,酒杯上残留的冰冷缓解着他的焦躁,他偷偷往酒柜前挺拔的背影望去,在对方转过来之前又收回视线。

 

“那天晚上的事情......抱歉,还有今天的事情......”等到维克托离开之后,尤里才支支吾吾地开口,脑海里浮现出那个柔软甜蜜的亲吻,心下警告自己不要冲动。

 

“嗯,然后呢?”勇利转过身来,语气平淡,他有些庆幸尤里低着头看不到他的表情,他想到之前对方的种种行为,心里忍不住起了些恶劣的小心思。

 

利落的金发遮不住尤里那慢慢染上粉红的耳朵,勇利发现记忆中那个蛮横的小孩如今已经变成了骄傲的猛虎了,但那份隐约的温柔却没有改变。

 

“蠢猪。”清冷的声音带上小许的忐忑。

 

“成为我的Omega吧。”

 

安静的气氛持续了好久,久到尤里怀疑对方根本没有听到自己的话,一杯长岛冰茶出现在他眼前,他一时间搞不懂对方的想法,憋屈的Alpha只好慢慢喝着鸡尾酒。

 

突然一颗有别于冰块的的圆状物体混着酒进入了他的口腔,待口中的酒全部流进食道,他才发现那是一颗水果糖,一颗青苹果味道的水果糖,尤里惊讶地抬起头想要询问却刚好迎上了对方的眼睛,棕红色的眸子蒙上温润的水汽,闪烁着若有若无的光,像是将暖黄色的灯光收进了眼底。

 

一瞬间,口中的水果糖融化了。

———————————————————————————————

B52轰炸机:一种鸡尾酒,代表回绝示爱,让人死心。

评论(13)
热度(187)

© 断电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