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请走→甜橙和柠檬水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了然于心

【双yuri】长岛冰茶(五)

微博的坏处就是发布了不能修改orz
爱情总是来得莫名其妙。

食用注意:

ABO,尤里(20,A)x勇利(25,O),年龄操作,架空。

 ooc严重,描写无力,单人视角(不定),BUG非常多。

———————————————————————————————

尤里是被米拉这个老女人拉去酒吧的,他当然不喜欢去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甚至不喜欢喝酒,好好的周末还不如窝在家里抱着猫咪睡一觉,而不是被人硬拖着到兜兜转转走大半个小时才找到的小酒吧里浪费时间,如果前提不是米拉那家伙又失恋的话。

 

天寒地冻,刺骨的寒风吹在脸上就已经够呛人的了,尤里一脸不情愿地走进酒吧,这家偏僻的酒吧看起来非常的小,却意外的有情调,进门的时候,门上的小风铃会发出清脆的铃声,估摸是因为现在还是早上,酒吧里除了酒保之外一个客人都没有,酒吧里温度宜人,到处都是淡淡的酒香味,音响放着缠绵的纯音乐,尤里皱起眉,他向来最讨厌这种慢吞吞的调子。

 

失恋的米拉早就奔去吧台想要大醉一场,一边喝酒一边调戏着看似年轻的酒保,尤里走过去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修长的腿随性地搁在了玻璃桌上,要不是担心那个老女人一下子伤心过度酒精中毒他才不要白白牺牲自己难得的周末耗在这件憋屈的小酒吧里,好歹也是个Alpha啊,怎么每次都这样,他越想越烦躁,沙发处略昏暗的光线让人昏昏欲睡,他索性戴上衣帽闭上眼睛打算睡觉。

 

“唉,小酒保你好可爱喔,还会调酒啊,你叫什么名字?”

 

“嗯......勇利。”小酒保兼调酒师犹豫了一下,从微红的脸庞看得出来是不太擅长应付女性的类型,笨蛋,尤里依旧闭着眼睛在心里默骂,对方有些软软糯糯的声音挠得他耳朵发痒。

 
Yuri?

有点熟悉。

 
和我重名的家伙,尤里睁开眼睛,顺着声音望去吧台,为了营造旖旎的气氛,酒吧里的光线并不充足,他眯起翠绿的眼睛,视线锁定在那个腼腆的小酒保身上,昏暗的光线阻碍了他的视野,从对方娇小的体格可以看得出是个典型的亚洲人,黑发,嗯,脸有点婴儿肥,看起来很软,是吃多了么?

 

是只猪吧,他恶劣地想到,而且是个Beta。

 

对方时而变动的位置让尤里并不能准确看清五官,他甚至想要走过去掰过那个人的脸,让他好好地看清楚,那个亚洲青年正和米拉谈得开心,脸也转向他这边位置,眼睛是出乎意料的好看,水润的,圆滚滚的,但那个人的样子在俄罗斯顶多算得上可爱清秀。

 

尤里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形容恶心到了,他打了个冷颤,打消了想要走过去的想法。

 

“那边的那位先生需要点些什么吗?”勇利瞄了眼沙发那边以一种不雅的姿势睡觉的尤里,小声地询问着米拉。

 

“啊?”米拉回过头,一脸见惯不怪的表情,“唉,随便他啦,小勇利擅长调什么酒?”

 

“嗯......长岛冰茶吧。”勇利想了一下,收起米拉见底的酒杯,“不过不建议女客人喝,毕竟比较容易醉,虽然客人是很能喝但也不要轻易尝试啊。”

 

“唉——好吧,那给那边的家伙来一杯吧。”米拉指了指尤里。

 

“喂!老太婆我可不喝酒!”尤里一直听着他们的对话,根本无法入睡,对方与自己相同的姓名让他难以忽视,“还有什么小勇利?恶心死了这个称呼!”

 

“小勇利最好听了,又不是叫你,小尤里~~”

 

“闭嘴!”

 

尤里还想反驳些什么,那个与自己同名的家伙就已经把调好的酒送过来了,尤里不耐烦地收起脚,那个亚洲青年正捧着酒站在他的面前,柔软的黑发乖巧地搭在了额头,对方比他远看的还要瘦小,贴身的黑色马甲箍着腰部,将纤细美好的腰部线条裸露出来,盈盈一握,那双圆滚滚的眼睛此刻正看着他。

 

棕红色的,又有点像巧克力色,目光是难得的清澈。

 

尤里张张嘴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被对方过于单纯直白的视线弄得有些局促,最后闷闷地撇下一句随便。

 

啧,这家伙搞什么啊。

 

勇利有些诧异,他弯下身放下调酒,搞不懂这个客人在想些什么,只是刚刚讷讷的样子倒显得有些可爱,他心下轻笑,对方的信息素游进了他的鼻腔,清冷的,又带着一丝甜味,是一种非常好闻清冽的味道。

 

尤里看着桌子的酒好一会,视线又移到吧台那里,游移不定,烦死了,他伸出手拿起酒杯,通透的液体看起来和红茶没什么两样,和那双眼睛一样的颜色,尤里摇摇头,凑上去闻闻味道,闻上去是有着酸甜的气味,喝一口大概也没事吧,想着自己什么时候变得鸡毛的尤里灌了一大口,酸甜爽口的口感夹着冰块的冷。

 

意外的好喝。

 

他突然想到如果那个家伙是个Omega的话信息素会怎么的味道?尤里望了过去,脑袋开始有点晕,大概也是这种酸酸甜甜的味道?

 

“啧,这酒的后劲怎么这么大啊。”尤里皱起眉看着已经泛空的酒杯,嘟啷着走向吧台,米拉早就醉得不省人事,那个小酒保一旁小心地抽走她手里的酒杯,借着光线尤里看到了对方马甲上的铭牌。

 

勇利。

 

还以为真的是yuri呢,他有些庆幸又有些失落,模糊记忆中的影子又消失不见。

搞什么…

“这位客人已经付了账了。”

 

“嗯,重死了老太婆!”尤里一手扛起米拉,一点也不体贴女性,像个人贩子一样。

 

“尤里你就不能公主抱我吗?!我好想吐......”

 

“敢吐我就把你扔地上!”

 

临走前尤里忍不住回头看到了对方嘴边隐约的笑意和棕红色的眼睛,清澈的眼底是淡淡的暖意。

 

那天晚上回到家,尤里抱着自己宠物躺在床上,醉意早已被冷风吹走,他闭上眼睛,舌尖却浮现了那股酸甜的味道,喉咙突然干涸得厉害。

 

他是个舞蹈员,所以过于刺激的食物都是禁止的,更不用说会危害身体的酒精了,从小的严格训练让他很少接触酒吧这类地方,对于常常失恋就喝酒的米拉他一般嗤之以鼻,他作为一个男性Alpha,没有女性柔软的身体,唯有用高强度的训练来达到目标,大清早的起床开始一天的训练,跑着跑着自己却跑到那间小酒吧门前,像个傻瓜一样在外面站了好久,他最终还是推门进去。

 

他只是不小心经过这里而已,尤里为自己的异常狡辩,推开门,琉璃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那个酒保就安静地站在酒柜前,低着头擦拭着酒杯,额前的刘海微微遮住了那双眼睛里的星光,音响里的音乐似乎比那天的更要缠绵旖旎。

 

“欢迎光临。”

 

“......来一杯长岛冰茶吧。”

 

大概是喝醉了才会天天来这里喝酒,20岁的俄罗斯青年正躺在床上反省自己,陷入困境,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身上的猫咪。

自从那个早晨之后,尤里每天都绕远路去那间酒吧,跑得气喘吁吁的,有时候是清晨,有时候是中午,或者是深夜,那个时候,温暖昏暗的小酒吧里只有零星几个人和悠长的旋律,点一杯长岛冰茶,什么都不做,就只是单纯地喝酒,无聊地看着那个人做着枯燥的工作。

 

有时候他也会忍不住向那个看起来很蠢的Beta搭话,对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是刚出炉的海绵蛋糕,却不会让人怀疑其中的诚恳,温吞的性格虽然有时会让他觉得太磨蹭,但起码勉强算得上是可爱的地方,他偶尔会捕捉到对方偷偷瞄来的视线,带着被发现的惊慌和害羞,一如稚嫩的小鹿。

 

连上帝都救不了自己。

 

你一定是酒精中毒了,尤拉奇卡,那酒是不是放了什么毒药?

 
我也希望酒里有毒。

那家伙的眼睛真是可爱极了,他想,烦躁地翻了个身将脸埋在了枕头,软软绵绵的声音又回荡在他的耳道里。

 

现在就连米拉也察觉到他有点不对劲了,每天都跑出去又跑回来,顶着有些疲惫的身体训练,他将紧迫的训练时间硬是分了一半在酒吧里浪费,他有想过不再去那个地方,但这种想法的前提是他没有发现对方其实是个Omega,而且有无数个狩猎者正虎视眈眈。

 

浇上了枫糖浆的杏仁味道似乎比他手里的鸡尾酒更加醉人,是种甜美的,温暖的信息素。

谁会抵御的了?

 

那是个意外的发现。

 

尤里特意去查了长岛冰茶这款鸡尾酒,算不上特别出名,当然也算不上特别好喝,一款普通的酒,他完全可以选择喝一些低浓度的鸡尾酒,这样就不用顶着晕晕的脑袋去训练来辛苦自己了,只是那股味道实在是让他放不下来。

那通透的棕红色液体一如你的眼睛。

 

看似没什么特别,却忍不住一杯接着一杯,到最后怎么醉的都不知道,至今为止,他都还没搞清楚那个心动的瞬间,就这样把自己给陷进去了。

 

喜欢犹如空气一样无形。

 

——————————————————————————————

这篇大概会连载很久吧.....

评论(25)
热度(184)

© 断电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