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请走→甜橙和柠檬水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了然于心

【双yuri】Something about them(1)

我一般不考虑故事背景,所以也不要问我某些角色怎么啦去哪了啦,只想单纯的傻白甜XDD可能有人认为都快变成原创啦,自由心证吧,感谢食用。

食用注意:年龄操作(自行设定),abo生子注意,傻白甜注意   ooc严重!!,有路人角色。

———————————————————————————————

1、关于告白

尤里.普利赛提绝对不会承认是自己先告的白,不过没关系,胜生勇利也不会在意,毕竟这件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就好像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告诉尤里,其实当年你告白的时候我们早就偷偷躲在另一处观看了全过程。

 

为了日后在苦闷的时刻里可以用尤里傻透的表情开心一下,他们还拜托技术最好的披集拍照和录视频,至今他们都人手一份,广为流传。

 

以至于当金发小公主懂事之后,常常借此取笑他的爸爸来宣示对趴趴的主权。

 

“当年爸爸告白的时候超级怂的,看起来好——没用。”

 

“提拉长大之后千万不要学爸爸知道了吗?不是所有人都像趴趴一样善良的。”

 

“喂喂!!”

 

2、关于恋爱

尤里.普利赛提和胜生勇利有一个除开花滑之外的共同点,他们都是彼此的初恋,贫瘠的恋爱经验导致圣彼得堡的大家都纷纷有一种在观看春心萌动的青春恋爱校园剧的感觉,随时随地都可能会被那对初尝恋爱的笨蛋情侣弄得脸红。

 

“哦,勇利。”米拉仗着距离,为在对面休息腻歪在一起的小情侣配音,声音抑扬顿挫,“昨天你的便当真是太好吃了。”

 

“真的吗尤里?啊,我好开心。”旁边的塞尔阴阳怪气地配合着米拉,捏着嗓子扮演可爱的勇利,“明天你还要吃吗?请不要回答不要,不然我会很伤心。”

 

“当然不会,亲爱的,最好多做两份给米拉和塞尔,他们是如此的好——哎哟。”

 

“去你们的!别以为我听不到,你们是想死吗?!”对面暴躁的尤里咆哮着扔来了两个水瓶。

 

 

3、关于见面

“你们好。”这是尤里第一次以恋人的身份而不是以外来客的身份拜访胜生家,俄罗斯的猛虎非常紧张尽管他没有表露出来,前一个晚上还忐忑不安思考着要如何做得更好,这不是花滑也不是其他,将要见面的人是他将来的“家人”

 

温润的黑发青年轻声安慰急躁的猛虎,他有些哭笑不得,虽说他也很紧张但在电话里头早已通知好家人,勇利窝在对方的怀里,头贴在温热宽厚的胸膛感受尤里强而有力的心跳。

 

“尤里你太紧张了,妈妈他们不会介意的。”

 

“我没有紧张!”尤里烦躁地抓了把头发,搂住了他,将下巴抵在柔软的发顶上,鼻子嗅着勇利樱花香味的信息素,“你妈妈和爸爸喜欢什么?你的姐姐呢?”

 

“尤里。”勇利将手叠在搂在自己腰间的手上,圆滚滚的眼睛因为笑容而微微弯起,“是我们的爸爸妈妈还有姐姐哦。”

 

“所以没关系的。”

 

 

4、关于婚礼

在婚礼之前,众多单身好友纷纷私下找勇利各种婉转地表达自己想黑箱到时候的捧花,先不说她们的台词是惊人的一致,在各位靓丽的女性Omega和Beta之后,波波这位男性Alpha倒是显得特别积极和苦情,让勇利不得不心软甚至是偏心,问题是以他的技术能不能将捧花扔到对方手里是一个需要深思的问题......

 

“我想要把捧花扔给波波——他今年好像特别需要这个。”勇利为尤里理了理领结,无视对方在自己头发上捣乱的手“可是我怕我扔不中。”

 

“蛤?随便一扔就好了,那种娘娘腔的东西,你别看着我!!”

 

“拜托了,尤拉奇卡——”

 

“原来是勇利娶了尤里啊,我还以为是反过来的。”米拉看着尤里手持捧花走出教堂笑得不能自已。

 

“闭嘴老太婆!”在众人还没准备好的情况下’新娘’尤里黑着脸以标准的扔水瓶姿势将捧花扔到了波波的手上,最后遭到莉莉娅以不优雅的扔花姿势为训斥理由教导了一路。

 

 

5、关于吵架

他们俩个吵架了,绝对是,圣彼得堡的大家都看出来了,因为尤里变得比以前更加不可爱了。

 

“我能感受得到他们之间变得冰冷的爱。”波波看着对面正在自顾自训练的新婚夫夫,开始了他的爱情感应。

 

“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就算是火炉子也会变得冰冷,老兄。”塞尔一旁试图纠正,“他们竟然吵架了,那这样不是就不能吃猪排饭了?这太可惜了。”

 

“放心,顶多就半天,勇利是个好脾气的人,你们觉得这次最先道歉的人会是谁?”米拉玩弄着头发。

 

“尤里?”

 

“尤里?”

 

“哈哈,不用猜了。”米拉指了指对面——之前还自顾生闷气的尤里悄悄拉着勇利的手在对方耳边别扭地道歉,牵在一起的手还一晃一晃的,像是小狗撒娇时候乱摆的尾巴。

 

 

6、关于怀孕

“尤里我......怀孕了。”第一次做父母的前花滑选手胜生勇利尝试保持一种还算冷静的表情将这个消息告诉他的伴侣。

 

“......”

 

“尤里你冷静点。”勇利急急忙忙拿纸巾包住对方被水果刀戳到的手指,18岁的尤里保持着削水果的姿势“我很冷静,我......”

 

“你说你怀孕了?!!”

 

“是的......”

 

自从那天起勇利就再也没有踏进过冰场半步了,反倒是他们的公寓进进出出好多人,都是祝贺他怀上了宝宝,而尤里去冰场的次数好像比以前更少了,尤里总是不时地盯着他的肚子看,表情紧张,以至于有时候他怀疑怀孕可能不是自己而是尤里。

 

“猪排饭要不你连房间都不要出了,在床上躺着吧。”

 

“够了你。”

 

 

7、关于孩子

他们的天使诞生了,很健康,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

 

姐姐是个金头发红棕色眼睛的小公主。

 

弟弟是个黑头发绿眼睛的小哭包。

 

姐姐的性格很强势,和尤里一模一样,而弟弟则是除了眼睛之外,浑身上下都和他的趴趴非常一致,软绵绵的,特别挂念甜甜的焦糖布丁。

 

两姐弟非常爱粘着他们的趴趴导致某人开始有点不开心,另一方面,强势的金发公主则总是喜欢和她的爸爸对着干,这种性格也不知道像谁。

 

“尤里你太宠他们两个了。”勇利有些无奈。

 

“我又不想!”已成为父亲三年的俄罗斯猛虎没好气地咬了怀里的人一口,“谁叫他们和你长得那么像?!”

 

想要不宠都不行。

评论(28)
热度(237)

© 断电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