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请走→甜橙和柠檬水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了然于心

【距离】

重发注意非更新,之前的复制问题,好像重复部分删了也一直都还在…为了不影响阅读我就删了原来的重新发一次了orz

食用注意:极少量维勇描写,原背景,瞎改的情节,ooc严重。

——————————————————————————————

——————————————————————————————

0.

“如何形容尤里.普利赛提这个人?”

 

“大概是一个骄横带点野蛮的选手,在花滑上非常有天赋。——”

 

“——总之......我对他并不是很熟悉。”

 

1.
胜生勇利23岁的时候在花滑生涯最糟糕的时刻遇见了尤里.普利赛提,一个飞踢以及一句笨蛋,那时候的他还躲在自己的小天地想要抒发一下压抑已久的悲伤没想到却被对方打乱了计划。

 

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这个和自己同名的花滑选手这么愤怒——他甚至不了解对方却莫名收到了威胁,可怕,这是惨败的日本选手对天资聪敏的俄罗斯少年的第一印象。

 

“嗯......”他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颤抖着身体接受对方的谩骂。

 

太可怕了,玻璃心的胜生勇利这么想着,下意识地抗拒着这个少年,之后的他将目光投放在偶像维克托的身上,并且一直没有离开,他以为没人会注意到愚钝的自己。

 

维克托的到来无疑是惊喜的,胜生勇利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他张着嘴巴任由风雪吹进口腔,喉咙里只能发出无意义的一连串的单音节,那一夜疯狂的暴风雪似乎足以表达他的心情,情感纯粹的胜生勇利分不清这是激动还是悸动,他笼统地将这种感觉归到喜悦的范围里,毕竟对方是维克托——他的偶像和榜样,除此之外别无他想。

 

他们相处过一段时间,一起吃过猪排饭,一起聊过天,但大多数时间,勇利还是一个人(他自个认为),他的减肥锻炼并不需要维克托,他潜意识认为自己的崇拜还没高到可以与这位传奇人物分享私生活的地步,维克托给他带来了惊喜带来了暴风雪,同样地,他也带来了那个冰雪国度的天才少年选手。

 

那个时候,胜生勇利认为自己还没做好应付猛虎的准备。

 

2.

一开始,勇利便觉得尤里.普利赛提不是他擅长应付的类型,不管是在厕所的那次见面还是现在对方一脸凶恶的找自己讨说法,但某些时候勇利又会在对方的身上看到电视里的那些调皮不懂事的孩子的影子——只要顺着他们的意愿便可以解决掉不少麻烦。

 

对方是一只猫咪,不过是脾气太糟糕了而已。

 

想到这里他露出了长辈特有的笑意,预料之中换来了对方更加炸毛的反应,当这种时候来临,勇利才会在与尤里的相处里面意识到自己其实是个大人,因此他不想和尤里发生矛盾,这太麻烦了,他思索着,成年人都是懒惰的,他也不例外只是除了花滑。

 

尤里成功在他的家里住下了,并且是臭着一张脸地住下了,勇利不得不佩服尤里的心口不一,在看到对方用叉子艰难地毫无形象地吃着猪排饭他甚至开口说要不要我教你用筷子?结果当然是被臭着脸拒绝了,还附带了一顿尤里式的责骂。

 

我应该远离他一点,没什么事情就不要接触对方了,勇利悻悻闭上嘴巴,悄悄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相比起自己,维克托和尤里的相处比自己要好得太多了,大概对方真的不喜欢自己,他抿起嘴巴,又悄悄地把他们的距离再拉开一点。

 

勇利会减少和尤里的接触,除了花滑上的问题。

 

拉开一点,再拉开一点,他自己都没意识到,最后停顿在看不清的截点上。

 

 

3.

如果说尤里是个花滑天才勇利当然不会否认,一开始最吸引自己的,就是那个冰场耀眼的身姿,胜生勇利,23岁,日本随处可见的特别强化花滑选手,私下热衷于模仿学习不同选手的表演和跳跃。

 

在温泉on ice时候的尤里非常美丽,那种模糊的难以一见的乖巧表情得以在表演中被呈现出来,他想起了瀑布修行,被淋湿的少年褪去了涙气,任由自己牵着手,甚至露出了迷茫的表情,镜头被带回到训练场,尤里教导自己跳四周跳的场景,空荡荡的冰场只有他们两个,衣着单薄,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旋转跳跃。

 

那个时候的尤里似乎没有那么可怕,勇利在心里微微拉进了一下他们的距离,无形的小坐标在数轴上笨拙地移动了一格。

 

但他依旧是个心硬的人。

 

自己赢了比赛,那只张牙舞爪的小老虎却一声不吭地离开踏上回俄罗斯的路程,勇利没有来得及和他道别,他没想到要说些什么,或许和尤里说一句,或许下一次我可以教你用筷子?

 

他们之间似乎再也没有联系过了,勇利忘了自己没有尤里的联系方式却不知道对方每天都通过自己的青梅竹马了解自己的情况,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尤里的眼皮底下进行。

 

只是有一天优子和他说起过,迟钝如他这才想起来。

 

“那尤里奥训练得好吗?”他说着最客套的话。

 

“唔,听说新来的老师很严格呢,尤里天天问我关于你的事情哦勇利。”

 

“唉?”

 

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4.

再一次看见尤里已经是在俄罗斯站了,他们似乎已经有好久没见了,比起和维克托的熟稔,他和尤里之间好像总是有一层无形的白纸在阻挡他们的前进。

 

但其实上一次见尤里是在温泉旅馆的电视上,那时候他偶尔看到了有关对方的报道,准备按在转换键的手硬生生地刹停了,停在了按键的表面,勇利有些庆幸自己的灵敏,他差点错过了关于尤里的报道——这是他第一次除开维克托之外,这么在意别人的花滑消息。

 

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他想。

 

内容无关痛痒,无非是对方近期的一些练习拍摄片段,勇利只能透过单调的画面捕捉到那一抹久违的金色,尤里似乎很不错,但在人缘上他依旧是不合群的,勇利看得出来,大概是过于凶恶的表情让这个新闻报道沾上些喜剧色彩,他不由自主地弯起嘴角,一看就是被教练训斥的模样。

 

勇利回过神,悄悄地打量着尤里,没有什么变化但这种感觉要比电视机上看到的要来的真实得多——起码炸毛的表情没有被打上马赛克。

 

尤里也在打量着自己,他突然有点不适应,大概是害羞还是别的,他们之间还是隔着一大段距离,就是两个人都不愿意踏前一步,导致他们的关系也不知道是朋友还应该是对手。

 

“尤......尤里奥!”勇利结结巴巴地喊出尤里的别称。

 

“你这只猪又怎么了?”对方已经接受了这个称呼,又摆出一副凶恶的表情出来。

 

“唔......没、没什么了。”他突然之间怂了下来,话溢到喉咙却突然在舌头打了个转又吞回肚子了。

 

“有什么屁话就快说!别叽叽歪歪的!”

 

“温泉on ice的表演很好看,还有......一起加油?”

 

回答他的是一个白眼和一个尤里式的语气词,勇利尴尬地摸摸头发,却意外地听到了另一个回答。

 

“我知道啦,笨蛋。”

 

 

5.

不管怎样,他们之间的距离似乎真的拉进了好多,大概是被一袋子美味的炸猪排皮罗什基所拯救的吧,最起码,勇利看到了尤里难得的笑容,他曾经一度认为自己大概是这辈子都不会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任何有关于笑的表情,以至于这个毫无保留的笑容一直都存在他的脑海里,非常深刻。

 

尤里是今年第一个为自己送上生日礼物的人,说实话,除了滑冰,胜生勇利其实是个连自己生日都会忘记的人,这是一份提前送达的礼物,透过牛皮纸袋他还能触及到一些油脂,已经有些冷掉的油炸味道实际上并没有多好闻,里面有炸猪排。

 

意想不到的食物,就好像今晚的尤里.普利赛提一样让人惊讶。

 

他们之间大概隔着两个人的距离,其中一方只要走5步就可以达到对方的面前,拥抱也好,道谢也好亦或是打打闹闹在雪地里干一架也好,他们都要缩短那段不长不短的距离。

 

嘴巴里咬着皮罗什基,耳朵听着尤里各种各样的解释,眼睛里倒映着那个难得一见的笑容,勇利突然觉得今夜的自己也着实有些幸运了,最后是对方走向了自己。

 

在他想要动作的前一刻,尤里移动着他的脚步,在还有一步之遥的距离前停住了然后勇利觉得脸上一痛——他的脸颊被尤里像是小孩似的扯住了,口腔里还塞满了特制的皮罗什基。

 

“笨——蛋——”

 

这句话有点熟悉,勇利鼓起嘴巴发出无意义的音节,下意识低下头去看脚尖,却恍惚发现他们之间突然只剩下一步的距离,只要他再向前踏出一步。

 

在再一次的相遇里,尤里给了自己一个飞踢和一句笨蛋。

 

6.

那枚戒指的出现又把他们的距离拉开了。

 

这种事情他当然不知道,就连在滑冰上也是靠勤奋苦练的家伙也没必要强求他对情感有多灵敏,24岁的日本随处可见的特别强化选手胜生勇利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纠结得连大奖赛决赛也没法安稳参加。

 

所以这种事情他是在接近比赛尾声才知道的,特别是那种几乎要溢出冰场的情感,他的眼睛闪亮亮的,眼底里映着的是尤里,他又看到了尤里难得一见的表情了,透明的液体滴滴答答的打湿了尤里的衣领和脸颊。

 

猪排饭好好地给我看着啊!

 

勇利几乎可以想象出尤里表演时是用什么样的语气在心里默说的,就好像当初快点给我引退啊一样,又好像有点不同,他走到场边看着从K&C区回来的尤里,对方的表情依旧可怕,眼角还带着一抹淡红。

 

这次是两步的距离,勇利有些不知所措,应该先开口说一声恭喜吧。

 

“如果你要引退的话就赶快从我的面前消失啊,混蛋!”

 

尤里的情绪似乎还没从表演中走出来,语气有着淡淡的细微的哭腔。

 

似乎,好像又要哭了,勇利伸出手借着身高优势拍拍对方的头然后戳了一下额头,而不是像安慰自己教练一样地戳发旋。

 

“尤里奥真是很努力了呢。”

 

“闭嘴!”尤里气急败坏地捂住自己的额头,却也没有后退而是视线往下游移到那枚金色的指环上,“啧,真是烦死了。”

 

这次也应该发现了吧?

勇利顺着视线意外地发现了,他抿了一下嘴巴然后往前一步然后停下,神色是大家熟悉的腼腆又有区别与以往。

 

“留住我的可是尤里奥啊。”

 

剩下的一步在以后的日子里再慢慢继续吧。

 

7.

“如何评价尤里.普利赛提这个人?”

 

“大概是一个骄横带点野蛮的选手,在花滑上非常有天赋。——”

 

“——总之......就是一个对我来说非常特别的存在。”

 

 

评论(6)
热度(67)

© 断电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