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请走→甜橙和柠檬水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了然于心

  “尤里……你想要和我亲吻吗?”
  
  再次在宴会上喝得醉醺醺的家伙突然抱住了他,嘴里含含糊糊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上身的老土领带也不知道被扔到哪个角落,平时的禁欲衬衫也被扯开了几个扣子,露出大片雪白的胸口,只要稍微低头往下看就可以窥见雪白皮肤上那两颗透着青涩粉嫩的软肉。
  
 尤里被这个醉鬼摇得难受,他索性一把抱住对方——以防下一刻这个人又和上一次一样不知羞耻地跑去跳钢管舞,周围的人开始把视线移到他们身上,尤里缺乏耐性,直接把人拉到空无一人的走廊外。
  
  喝醉酒的日本选手意外的大胆开放,相信第二天他本人就会为自己今晚的表现抱头痛哭,勇利舔了舔残留着香槟的嘴唇,艳红柔软的嫩肉被滑腻的唾液沾湿,泛着水光,他甚至还用牙齿轻咬了一下,之后便听到尤里发出了一声厚重的吸气声,他迷迷糊糊地倚靠在尤里的怀里——他还分得清这个人是谁,都是那双好看的绿眼睛的功劳,大概是生长期的原因,不过是两年时间对方就比他高了一个头了,想想就有点不开心。
 
    不能摸头了啊,他有些遗憾顺便打了个酒嗝。
  
  “给我站好猪排饭!”尤里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他猜他现在的样子肯定是蠢到了极点,他一低头,下巴就搁在了那柔顺浓密的黑发上,鼻腔捕捉到一丝清香的洗发露味道还有若有若无的果酒香气,他们相贴在一起的身体开始发热发烫,心脏的跳动频率似乎都要同步了。
  
  “尤里奥……尤里奥……尤里奥……”勇利像个复读机一样喊着他的昵称,嫩红的舌头弹动翻卷,他突然垫起脚跟,尤里被他的举动下了一跳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那家伙的微微上翘的睫毛一扇一扇的,挠得人心痒。
  
  香浓的果酒香味并没有随着他们的胡闹而消散,反而化成一股气流像绳子一样捆住了他们,尤里感觉自己快要醉了,偏偏猪排饭那个家伙还要蹭着他的胸口。
  
  “该死的!” 从未被人这么撩拨过的俄罗斯不良低声咒骂着。
  
  红棕色的眼睛似乎倒进了一瓶年份已久的波尔多红酒,头顶亮黄色的灯光被收了进去,一向腼腆有礼的日本青年揽着尤里的脖子,眨眨眼睛,有些不怀好意的神态,他的语气有着十足的醉意。
  
  “尤里奥……尤里……你想要和我亲吻吗?”
  
  可是那家伙又伸出手掌捂住了尤里的唇,脚跟垫起,他迷迷糊糊的咧嘴一笑。
  
  “可是呢……尤里奥还没成年,所以不——可——以——嘻嘻,去跳舞吧!”
  
  不知道是不是尤里的错觉,他似乎从这个恶劣的小酒鬼话里听到幸灾乐祸的感觉。
  
  
  

评论(15)
热度(105)

© 断电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