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请走→甜橙和柠檬水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了然于心

  他右手的无名指空空如也,没有了那一枚金黄色的老土戒指,尤里吃完玻璃碗里最后一颗草莓,看着对方。
  “那个东西扔了?”他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下巴扬了扬。
  “嗯?”正在窝在沙发上的勇利被自家的大猫弄得有些莫名,他顺着视线移到了自己的左手,愣了一下,随即心下了然。
  “尤里奥指的是什么?”总之先逗一下,年轻的日本人露出淡淡的笑容,自己好歹也是个长辈,在年龄上。
  “那个!就是……啧!”对方的笑容让大猫有些恼火,他走到沙发坐下,将起了玩弄心思的家伙抱在怀里,“戒指!”他瓮声瓮气地说。
  勇利在那个暂时还算不上宽厚却非常温暖的怀里找了个好位置,他习惯性地将头放在对方的颈窝,“收起来了。”
  “所以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他眨眨眼睛,原谅他,自己这种含蓄的日本人只能说出这种暗示。
  “或许……我可以重新再拿出来戴……?”
  “不可以,明天给我扔了它!”尤里收紧怀抱,轻哼一声,感受着怀里人的温热和柔软,他抓过对方的无名指放进嘴里用不重不轻的力度去咬了一圈。
  “以后就戴这个!”猫咪得意地摇摇尾巴,他炫耀般的将手指放在恋人的眼前,修长的无名指上有一圈淡红色的牙印。
  “这可是本大爷的专属戒指!”

评论(6)
热度(82)
  1. 维勇Yuri断电日 转载了此文字

© 断电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