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请走→甜橙和柠檬水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了然于心

  有好几次他都遇见了李承吉,在公园里,在咖啡厅里,在街道上,胜生勇利不得不去思考在韩国这种地方能相遇那么多次的几率,再过两个星期他就会回圣彼得堡,这一次来韩国不过是因为他要参加一个比赛并且还有一个滑冰交流会,至于休息,是顺带的,用维克托和雅科夫的话来讲就是,如其拼命练习还不如趁机散心调整状态。
  维克托同样也忙着参加比赛,因此这次的韩国行是由雅科夫负责的,想起看起来严肃的教练,勇利倒是觉得满意极了。
  他再一次在冰场附近的公园里漫无目的地逛着,现在还不是假日,公园里没什么人,偶尔会有一家人牵着可爱的宠物狗路过。
        宠物……狗……嗯,24岁的日本青年开始有些后悔了,当初自己应该再多摸摸李承吉家的狗,不同于马卡钦的可爱活泼,那只一看就是训练过的大型犬有些和主人一样冷静的眼睛,第一眼看起来会有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但实际上待人却是很亲昵温柔。
  毛茸茸的,听话的,冷静的,可是又带着点温柔,勇利摇摇头想把自己突然冒出的爱狗瘾压下去。
  “汪!”对面传了有些熟悉的声音,勇利巡着声源望去,是李承吉家的宠物狗。
  他再一次被那只可爱的大狗扑倒了,还好没有上一次的那么疼。
  “你的主人又带你出来散步吗?”他摸摸那毛茸茸的脑袋,灰白色的绒毛摸上去的触感非常好,浓密柔软。
  “抱歉。”
  李承吉跟着过来了。
  他们这个场景简直和上一次的一模一样,勇利忍不住扬起嘴角,噗嗤一声,眼底溢出了笑意,他拍拍身上的杂草,“没关系。”
  “辛德烈是吧……?它很可爱,额,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
  他看到李承吉的眉毛微微皱在一起,心下失措,想必是对方并不喜欢别人这么形容。
  “嗯。” 随即而来的单音节让他放下心。
  “那个……”勇利走在对方的旁边,上一次在咖啡厅的遭遇让他不忍回想,乖巧的大狗走在自己的左侧,还不时用尾巴拍拍他的小腿,“我有一个问题想问,就是为什么承吉你总是在这里附近?”
  “我家在这里附近。”李承吉用平静的语气回答。
  ——当然是因为住在这附近才会经常在这边散步。
  日本的特别强化花滑选手顿时觉得没脸见人,和咖啡馆一样,他咽了一下,只能哦哦嗯嗯几声,脸庞上迅速浮现的薄红在提示着自己刚刚问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问题,脚旁的大型犬适时地呜呜了几声,尾巴摇得有点欢,一看就是幸灾乐祸的意味,尽管它的眼睛使它看上去依旧高冷精干,但勇利绝对肯定它在笑。
  “是、是这样啊……”
  好了,胜生勇利你已经够丢脸的了,现在连狗也欺负你。
  “胜生勇利。”李承吉突然叫住了他,“下个星期一你是要参加比赛吗?”
  “是的,请问怎么了……?”
  “我会去看你的比赛。”对方这么和他说,那表情认真得让24岁的日本花滑ace突然有种不好意思的感觉。
  那自己大概得再努力一点了。
  

评论(8)
热度(57)

© 断电日 | Powered by LOFTER